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石油商报 > 2版
警醒 油气当下正面临“两面夹击”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23-05-15 14:41  
制图:孟莹

  油气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不升反降

  这几天,作为石油人,笔者突然发现一个很意外、也很揪心的现象:近两年,石油和天然气这一相对清洁的能源品种,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不升反降,相对于2020年27.8%(原油18.8%+天然气9%)的消费占比,2021和2022年的油气消费占比分别为26.4%(原油18%+天然气8.4%)、25.3%(原油17.4%+天然气7.9%),同比连续下降1.4和1.1个百分点。

  千万不要小瞧上升或下降1个百分点左右的细微变化。我国是全球最大能源消费国,按照我国一年能源消费总量42亿吨标准油(油当量)测算,变化1个百分点,相当于增加或减少了4200万吨原油,这相当于目前我国第一大油田——大庆油田一年的生产规模。

  既然是相对清洁的能源,特别是天然气,其释放同等热值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仅为煤炭的一半,为何在能源转型和国家大力提倡开发利用低碳能源的情况下,油气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不升反降?

  我们知道,一次能源中,若论碳强度或碳足迹的话,从高到低的排序是:煤炭、石油、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含核能)。因此,如果有“中间地带”说法的话,石油和天然气可以称作一次能源中的“中间地带”。

  在能源转型和低碳环保的大背景下,特别是随着“30/60”目标(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即“双碳”目标)的提出,我国的能源消费政策引导一直是,控煤、稳油、增气、发展可再生能源(风、光、水以及生物质能、地热等)。

  顾名思义,控煤就是控制煤炭的消费量,使其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逐步下降。确实,过去几年,煤炭消费占比已经从60%下降至55%左右。稳油就是稳住石油在能源消费中的占比,2021年前,石油的占比一直稳定在18%以上。增气,就是增加天然气的供应,使其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逐步提升,过去几年,其占比已经从不到6%提升至9%左右。发展可再生能源,也是逐步提升其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从10年前不足1%发展到过去几年15%的平均水平。

  按理说,按照这样的政策引导,在通往2060年碳中和的道路上,煤炭的消费占比应该持续下降,油气的占比应该先升后降(2035年前持续提升,随后逐步下降),可再生能源的占比会显著提升。从当前的“三大一小”(煤、油、气“三大”,共占80%左右;可再生能源“一小”,共占20%以下)能源结构转变为碳中和时代的“三小一大”(煤、油、气“三小”,共占20%左右;可再生能源一家独大,共占80%)结构。这样的变化是实现“双碳”目标的必由之路。

  可是,近两年,却出现了一些反常现象:我国煤炭的绝对消费量显著增长,从2020年的40.5亿吨已经上升到2022年的42.5亿吨左右,2023年极有可能突破44亿吨,其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占比不降反升,2022年已回升至56.1%,2023年将会更高,可能会达到57%以上。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非常迅猛,我国目前的风电、光伏发电年新增装机容量均超过全球的一半,新增装机容量每年以2亿~3亿千瓦的规模节节攀升,2022年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已达17%以上。显而易见,“两面夹击”导致了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占比下降:2022年,石油消费占比已由前几年的19%左右降至17.4%,天然气消费的占比已经由9%下降至不到8%。

  油气消费为何出现“倒春寒”

  一方面,随着乌克兰危机持续和大国博弈的激烈程度加强,加上气候变化和能源转型的推动,我国能源发展与开发的外部环境已悄然发生变化。和很多国家一样,我国对能源安全的焦虑已经超越能源转型。因此,立足我国多煤、缺油、少气的能源资源禀赋,我们对煤炭的态度由限制开采转变为加速开采。同时,着眼于煤炭清洁化利用,试图通过技术创新将煤炭的碳强度降下来。所以,在政策的引导下,煤炭生产再次进入高速增长期,煤炭的消费占比也节节攀升。

  另一方面,石油和天然气有较高的对外依存度,一直引起高层的关注,关键敏感时期,社会上就出现了对油气“顶梁柱”“压舱石”保供作用的质疑之声,“万一石油天然气断供了怎么办?”“万一发生在欧洲身上的天然气断供发生在我国,该怎么办?”“万一马六甲海峡被封锁,来自中东等地的油气运不过来怎么办?”类似问题一问再问。

  可以看出,在油气供应不确定的情况下,走回头路大力提升煤炭产量也就成了自然之举、无奈之举,尽管我国主要领导人已于2021年在国际场合庄重承诺“不再投资新建海外煤电项目”,但在我国,煤炭在关键敏感时期却成了“定心丸”。可再生能源这一侧,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在“双碳”目标驱使下,政策、资金、技术和科研等投入几乎全部涌向了可再生能源,因此,可再生能源的消费占比增长显著再自然不过。

  那么,油气遭遇“两面夹击”,其份额日渐萎缩是阶段性特征,还是长期趋势?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吗?笔者认为,油气的份额逐渐萎缩将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我国能源结构在未来将难以形成“三小一大”的零碳能源结构,而极有可能形成“煤炭多、油气少、可再生能源多”的哑铃型结构,这无疑不利于我国能源转型目标的实现。

  至少在2040年前,油气的份额不应出现萎缩。是到了该全力保住油气这一“中间地带”能源份额的时候了!

  首先,石油人要争气。油气行业必须通过技术创新、管理创新、模式创新和资金投入,增强油气两条供应链的韧性,为国家提供更充足、更安全、更经济、更清洁的石油天然气。石油天然气的综合利用条件必须好于其他能源品种,石油天然气才有未来,才可在能源消费结构中拥有稳固的地位。尤其是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作为国内三大主力油气生产商供应商,理应发挥更大作用,持续承担独一无二的能源安全使命。令人欣慰的是,得益于“七年行动计划”的效用,2022年国内石油产量重返2亿吨大关,达到2.05亿吨;天然气产量2022年同比增长超过100亿立方米,达到2200亿立方米。年油气产量当量在提升。

  其次,必须树立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观。不能一出现新的不确定因素,就重回使用高碳能源的老路上去。而且,全球能源战略格局的变化已经使得我国利用全球油气资源变得更为主动有利。随着美国实现能源独立,从进口国变为全球最大油气生产国和重要出口国,全球油气供需市场将长期呈现“供大于求”的宽松状态。这种格局对于全球第一大油气进口国的中国而言,无疑是重大利好。

  再者,过去数十年,石油天然气也是积极参与国际政治经济活动的抓手,其杠杆和战略支点作用不容忽视。与油气不同,煤炭和可再生能源的本地属性较强,难以具备油气那样的全球流动性、大宗商品特征和国际政治经济属性。正是油气的国际政治经济属性,作为油气最大进口国,中国才能在全球能源合作和影响力、话语权建构上,拥有过得硬的抓手。也正是得益于油气这一属性,油气合作才能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主力军和领头羊。也正是得益于这一属性,像中国石油等一批能源央企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走出去、实施跨国经营,这才在后来出现了一批堪比国际一流同行的跨国石油公司。说到底,只有保住油气这一“中间地带”,才能维持我国与全球油气市场的深度链接,才能确保在能源经济上对接世界。

  (陆如泉 国际能源战略学者)

 
  【作者: 】 关闭窗口
我国调整完善矿业权出让收益征收办法
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希良
应把间接排放纳入企业碳排放考核
沙特阿美大手笔投资中国 凸显我国石化产业价值
吉林油田抢占CCUS业务发展高地纪实
中国油气产业分析与展望系列蓝皮书发布
中国石油非油业务运营实现首季“开门红”
重庆气矿大竹作业区精挖潜力 增产百万
辽河油田推进环境保护工作侧记
东方物探公司发挥综合一体化技术优势推进深地勘探纪略
积极稳妥推进碳达峰碳中和助力美丽中国建设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西北分院开展石油青年志愿实践活动
大庆油田树立“两山”理念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纪实
昆仑信托“二次创业”活动侧记
记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挂职干部张喜顺
大港油田深耕绿色矿山纪实
吉林石化以转型升级促绿色创新发展
中国石油党组管理干部专题研讨班收官
阿尔及利亚国家石油公司一季度获6处油气新发现
宁夏石化扎实开展春季电气安全大检查活动
吉林销售“塑型”精益营销实施路径
中国石油储气库冬季调峰保供进行时
中国石油完成国内最大规模“碳”注入
习近平视察胜利油田 勉励广大石油人
习近平总书记给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克拉玛依校区毕业生回信
弘扬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