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2版
洪武的鬼头刀与雍正的连环拳
从制度建设看反贪腐成效(上)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20-03-19 16:07  

  1380年9月3日,一幕惨剧发生在皇宫大殿上:被封为永嘉侯的明朝开国功臣朱亮祖及其长子朱暹,因贪赃枉法、冤杀官员,被愤怒的朱元璋用鞭子生生抽死。朱暹还享受了一项特殊礼遇:被剥皮后填充野草悬挂于闹市,成为明朝因贪腐被剥皮揎草第一人。

  官员贪腐,既失民心基础又动统治根基,历朝历代统治者对贪腐行为都深恶痛绝。苦孩子出身的皇帝朱元璋对贪官污吏更是恨得咬牙切齿,颁布了史上最为严厉的肃贪法令:贪污银子60两以上者,杀!还动辄以挑筋、断指、削膝盖、断手臂等酷刑以恐吓。不但如此,他还设置了一项恐怖的刑罚:剥皮揎草。

  明朝在县衙特地设置了一个土地祠,不是供土地爷,而是一个行刑室——将贪官处死后,把皮剥下来塞上稻草,做成“稻草人”,挂在土地祠上让人免费参观人体艺术。

  严厉的法网下,许多贪官被网住。据统计,洪武一朝因贪污受贿被杀的官员高达数万人,仅"郭桓案"就诛杀官员3万余人,六部左右侍郎以下皆处死,最后连主审法官也被处死。由于诛戮过甚,两浙、江西、两广和福建的官吏,从洪武元年(1368年)到洪武十九年(1386年)竟没有一个做满任期,往往未及终考便遭贬黜或杀头。

  洪武十八年(1385年)1月,吏部奏报官员考核结果,举国4000多官员,称职的只有439人,有贪腐行为的170多人。这个比例不太高,却再次激起朱元璋的怒火。随后他颁布了《大诰》,其中有一条规定:所有官员包括赋闲官员,若胆敢“操纵词讼,教唆犯罪,陷害他人,勾结官府,危害州里”,当地贤良方正、豪杰之士可将这些人抓起来绑送京城(南京)。如果胆敢拦截,诛灭全族。于是,明朝大地上出现了神奇的景象: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押着官员行走在通往京城的道路上。而在有些衙门,带着枷锁的官员坐在大堂上,审讯也戴着枷锁的犯人(名为“戴斩、绞、徒、流刑在职”)。待案子了结,这个罪官再乖乖到朱元璋那里听从发落。

  在这种恐怖气氛中,大小官员个个胆战心惊,不知什么时候就大祸临头。当时的京官每天清晨上朝必与妻子诀别,晚上平安回家便举家庆贺,庆幸又多活了一天。更有些官员视当官为鬼门关,称病、装疯甚至自残,无所不用。

  上有法律利剑高悬、酷刑伺候,下有百姓监督密告、围追堵截,中间有监察官员和锦衣卫特务机关的监督弹劾,再加上皇帝谆谆教诲、反腐倡廉,要说应该刹住贪腐风了,然而让朱皇帝失望的是,尽管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尽管土地祠里的“稻草人”还在站岗,但贪腐官员依然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铲不完扫不尽,一茬又一茬地冒出来,以至朱皇帝发出绝世悲叹:“我欲除贪赃官吏,奈何朝杀而暮犯?”

  更让朱元璋没想到的是,他严酷血腥的反贪行动,不但在他活着时见效甚微,在他死后更是成为巨大的反弹能量。明代中后期,腐败的“癌细胞”向政府所有组织和系统蔓延、扩散,病入膏肓,吞噬了整个王朝肌体。大明不明,反而成为中国历史上最腐败黑暗的王朝之一,被载入史册。

  究其原因,根源还是在制度设计上。

  朱元璋废除了延续千年的宰相制度,此后君权一家独大、独揽朝纲。然而“人力有时而穷”,皇帝再勤勉再能干,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根钉,必须“与士大夫共天下”。朱皇帝却对官僚阶层有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给他们最微薄的俸禄,还想让他们做最廉洁的官员,就是“要马儿跑,又不要马吃草”。

  为了养家糊口,官僚集团就“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剜窟窿、打洞,寻找灰色收入。比如占田收租和收取“常例”钱,小到官员送礼时的“炭敬、冰敬、别敬”,大到银钱火耗,都是官员获取灰色收入的途径。而这些灰色收入,往往是他们标准俸禄的数倍乃至数十倍。一位知县一年的“常例”收入,就有数千两银子。

  托马斯·约瑟夫·登宁说:“为了100%的利润,它(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人性亦如此。当贪腐收益上不封顶时,即使是剥皮揎草,也阻挡不了人们成群结队地朝着深渊奔去。

  朱元璋的严刑峻法挡不住贪腐奔跑的脚步,然而几百年之后,有一个皇帝在他13年的职业生涯中,做到了让朝廷吏治清明,臣下莫不奉公守法,甚至有“无官不清”的说法。

  他就是雍正。

  雍正是一个有争议的皇帝。学者易中天评价他“刻薄是真刻薄,但不寡恩;冷酷是真冷酷,但非无情”,颇为中肯。

  雍正继位时,父亲康熙皇帝盖了一座看似光鲜的盛世大楼,实际却是一间四处漏风的破草房:吏治腐败、税收短缺、国库空虚,国库储银仅有800万两,亏空数字更大得惊人,历年户部库银亏空数百万两。

  雍正有一个特点,就是洞明世事、深昧人性、体察下情,明白人情世故,熟悉机关技巧,尤其是对那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路数门清。于是他反其道而行之,在开始反贪行动时,设计了一套治贪连环拳。

  第一拳:即时候补。为避开错综复杂的关系网,雍正每次派钦差大臣下去查账,后面跟着一大群候补官员。查出一个贪官就地免职,立刻从随行候补官员中选出一个同级补空。这一拳够狠也够妙。贪官反查账的手段多是打通关卡,官官相护,才使得腐败难以杜绝。而候补官员都是等到胡子快白的人,岂会因受贿而放弃做官的机会?所以恨不得拿着显微镜查账。

  第二拳:借粮不还。雍正在派出调查组的同时,就给当地百姓先打招呼:谁也不能借钱粮给官府。要借也行,这些钱粮既然被认定是官府的,就再别想收回去。这下,谁也不肯当冤大头了,因为一旦“借”出去就血本无归。

  第三拳:成立会考府。会考府是一个独立的核查审计机关,稽查核实中央各部院的钱粮奏销。以前各省向户部上缴税银或报销开支时,户部官员都要收“部费”。没有好处费,正常的开支也不奏销;如果有好处费,即使是亏空上百万也一笔勾销。因为各部院动用钱粮都是自用自销,无人监督。有了会考府后,地方与部院所动钱粮和报销经费都要通过会考府稽查核实,谁也做不了手脚。

  第四拳:先查挪用、后查贪污。避重就轻,把贪污说成挪用是贪官的贯用伎俩。雍正反其道而行之,先查挪用,后查贪污,每一笔账都不能混淆。在追补赔偿时,先赔挪用部分,后赔贪污部分,一分一厘都不能少。

  第五拳:关门打狗。打的办法有三步:一罢官,二索赔,三抄家。清查中,无论涉及到什么人都决不宽贷。谁贪污,谁缴赃。贪官一经查实,既查封其家产,监控其家人,追索其财物,把家抄个净光。雍正下令:“追到水尽山穷处,毕竟叫他子孙做个穷人,方符朕意。”顿时,全国一片抄家声,贪官们似乎只有“死路一条”了。

  但别高兴太早。雍正打出了第六拳:死也不放过。广东道员李滨、福建道员陶范均因贪污、受贿、亏空被参,畏罪自杀。雍正下令找他们的子弟、家人算账。雍正知道,这些家伙自知罪不容恕,就想“牺牲我一个,幸福几代人”。雍正却穷追不舍,一直追下去让他们“死了也白死,殃及其子孙”。

  雍正这一套连环拳,步步为营、环环相扣、招招致命,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贪官污吏的腰眼上,贪腐之风戛然而止。仅仅5年,国库储银就由康熙末年的800万两增至5000万两。

  朱元璋和雍正皇帝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都精力过人、意志坚定;都宵旰焦劳、励精图治,想建设一个海晏河清的世界;都使用非常手段实现对官员的控制;都对臣下都严厉峻苛、刻薄寡恩。但他们也有很多不同。比如,在对待贪腐官员方面,朱元璋采用的是高压恐怖手段,发现一个杀一个,一直杀得官员胆战心惊、装疯卖傻,造成大量的冤案错案,以至于出现衙门大堂上虚位以待、官员戴着镣铐办公的局面,却忘了反贪的初衷是要充实国库;而雍正皇帝则是以追债为目的,尽管也采用非常手段罢官抄家,被冠以"抄家皇帝"的光荣称号,但不是以杀人为目标,尽量不把人逼上绝路。只要钱粮缴足,还是无生命之虞。万变不离其宗:富国强民。

  他们最大的区别,是在国家治理的理念和制度设计上。

  腐败不仅是一笔经济账,更是一笔政治账。贪腐行为的背后,往往牵涉复杂而深厚的政治背景,如果仅仅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就无法堵住腐败的源头。所以,雍正在对腐败保持高压态势的同时,坚持政治经济两手抓两手都硬,政改经改同步展开、迭代推进,在制度建设方面先后推行耗羡归公、摊丁入亩、养廉银、官绅一体当差纳粮等制度。这一套连环拳既堵又疏、既收又放,刚柔相济、恩威并重,从而让官员不敢腐、不想腐、不能腐。雍正在位仅仅13年,在制度建设上取得了全面成功。在被后人誉为"康乾盛世"的奖状里,其承前启后的作用不可或缺,应该给雍正戴几朵大红花。

  反观朱元璋,他的制度设计出现了大bug。对贪腐现象只是一味打压,虽然撒下的是带着铁钉的大网,却漏洞百出、以网兜沙。面对遍地沼泽似的贪腐,只是高筑堤坝(堵),却不知如何将沼泽变成坦途(疏);没有在体制上做出根本性变革,没有在制度设计上做出有效防范,没有对人性做出深刻剖析,鬼头刀磨得再锋利,也挡不住贪腐官员你追我赶地奔赴断头台。剥皮揎草的样子,成了吓唬麻雀的"稻草人"。所以他做了30年的皇帝,最后还是对那些前赴后继的腐败行为发出一声悲叹。

  不过,雍正也不是最终的赢家。他只能保证他活着时官僚集团相对清明,他死后,他的后世子孙最终还是掘开贪腐的大堤,让贪腐洪水淹没了满族皇室。他儿子就精心培养了举世闻名的巨贪和珅。这是极权专制的本质决定的:雍正治贪赖以成功的条件是皇权独裁,而独裁专制又恰是腐败之源。这是一个死结、一个乌比斯环,没有人解得开,也没有人能爬出来。

 
  【作者: 寒江雪 关闭窗口
抚顺石化全力打造国内一流催化剂厂侧记
东方物探全面推进高质量发展综述
长庆石化公司高质量发展纪实
新疆油田高质量推进现代化大油气田建设侧记
西部钻探加快管理技术型企业建设综述
中国石油集团工程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实现高质量发展纪实
西气东输全力推进高质量发展综述
国内外天然气市场格局发生重大变化
2020年国际油价波动性增加呈宽幅震荡走势
献给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工作会议
吉林石化2019年推进企业高质量发展综述
呼和浩特石化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纪实
献给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2020年工作会议
西北销售公司保障产业链平稳高效顺畅运行纪实
辽阳石化机构改革纪实
长庆油田高质量发展开创新境界
广东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启动全面建设纪实
寰球公司:新长征路上的奋进
勘探院西北分院唱响高质量发展主基调侧记
规划总院:激活改革创新引擎
中国石油管网安全平稳运行
中国石油增援武汉医疗队 踏“疫”逆行
弘扬大庆精神铁人精神 创建世界一流示范企业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