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4版
特朗普对伊朗扬起的板子打在了委内瑞拉身上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9-03-04 14:28  

  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从来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能源行业也不例外。如果说近两年有哪些国家在全球油气战略格局中比较“悲催”的话,那就是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石油生产出口大国了。

  回顾这两年特朗普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清泉赫然发现:特朗普对伊朗高高扬起板子,但却重重打在委内瑞拉身上。

  陆如泉,教授级高级经济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国际部综合处处长,国际能源战略学者。出版《感悟石油》

《“一带一路”话石油》《战略十年》等著作,发表关于海外

投资与跨国经营各类文章超百篇。

  2018年,全球的目光盯在伊朗身上尚未离开,2019年伊始,委内瑞拉又把“吃瓜群众”的眼球吸引了过来。伊朗和委内瑞拉这两个曾经辉煌、现在仍有辉煌资本的世界级产油大国,现在成了难兄难弟,在风雨飘摇中苦苦支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造成这一切的“战略推手”“幕后黑手”“离岸平衡手[1]”就是特朗普政府。

  回顾这两年特朗普对伊朗和委内瑞拉的石油制裁,清泉赫然发现:特朗普对伊朗高高扬起了板子,却重重打在了委内瑞拉身上。    

  伊朗制裁效果微乎其微

  先说说伊朗,特朗普对伊朗高高扬起了制裁大棒,但最终由于各种原因还得轻轻放下。2018年5月,当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回复并加大对伊朗的全方位制裁、特别是石油制裁时,全世界人民都感受到了特朗普极限施压的威力,美国政府高高举起的制裁大棒着实让外界为伊朗捏了把汗。很多人当时都在问:“伊朗能挺得住吗?”差不多一年过去了,伊朗活得好好的,而且越活越轻松。

  就在半年前,美国与伊朗互怼的态势还真是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2018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有关解除与伊朗制裁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决定恢复对伊朗的制裁。2018年8月7日,即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群”后的第三个月末,是美方设定90天和180天两个制裁缓冲期的第一个缓冲期到期日,美国对伊朗的第一批制裁开始生效。2018年11月4日,即第二个制裁缓冲期(180天)到期日,美国对伊朗的第二批制裁生效,打击对象包括作为伊朗经济支柱的石油业,以及航运、保险和伊朗中央银行与外国金融机构的业务往来。可以说,美国对伊朗的极限施压一波接着一波,整个中东地区的局势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然而,美国此前一直声称要将伊朗石油出口打压至“零”的情景并未发生,美国同时宣布对长期进口伊朗石油的8个重点国家(地区)进行首期为期180天的适度豁免(后续能否豁免视美国与各方谈判情况而定)。美国这种“高高扬起、轻轻放下”的举动暂时让一直紧绷的全球石油市场长舒了口气。此后,市场受此影响重回宽松格局,国际油价“一泻千里”,狂跌至年底前后的50美元/桶,跌幅超过35%。

  目前,综合各方面专家的研判,美国极有可能在今年5月初对伊朗石油出口给予“二次豁免”。  

  极限施压马杜罗政权岌岌可危

  再说说委内瑞拉,特朗普政府对委内瑞拉再次上演极限施压的伎俩,但委内瑞拉毕竟不是伊朗,其国内经济能力、战略纵深和领导人的意志力均不如伊朗,面对美国的真制裁,马杜罗政权岌岌可危。近几年,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委内瑞拉一直很乱,有着“拉美地区社会主义旗手、委内瑞拉人民的好儿子”之称的胡戈·查韦斯仙逝后,其接班人尼古拉斯·马杜罗纵有查韦斯的激情、但无查韦斯的能力,让本已孱弱不堪的委内瑞拉石油工业雪上加霜。当前,面对胡安·瓜伊多这位“临时总统”的内忧,和特朗普政府及西方社会打压的外患,马杜罗政权的前景十分堪忧。

  虽然不能将伊朗赶尽杀绝,但美国政府完全有能力将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归零。当前,美国政府对委内瑞拉实施的石油制裁属于一级制裁,也就是禁止美国企业和美国人与委内瑞拉发生石油交易和资金往来。与此同时。也不排除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办公室(OFAC)对委发起二级制裁,也就是针对美国以外的第三方与委方交易的制裁。如果二级制裁生效,那么包括俄罗斯、中国、欧盟等所有的非美国主体均不能利用当前无所不在的美国金融、交通、保险等系统与委方发生交易,否则就面临被美国制裁的危险。

  根据IHS公布的数据,2018年前11个月,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水平为110万桶/日左右,其中出口到美国市场的石油为50万桶/日,出口到中国和印度的石油分别为34万桶/日和36万桶/日。一级制裁下,出口到美国市场的这50万桶将归零;二级制裁下,出口到世界其他市场上的石油量也会很快归零。换句话说,如果美国愿意的话,完全有能力将委内瑞拉的石油出口打压至零。当前,委内瑞拉财政收入的90%以上要依赖石油出口,我们不能想象,完全失去石油出口收入的马杜罗政权还能支撑多久。

  如何看待下步马杜罗政权的走向,清泉认为以下五句话可概括:民众是根基,军队是关键,俄罗斯的“枪杆子”是依赖,中国的“钱袋子”是依靠,美国是最后“操盘手”。前有查韦斯、后有马杜罗,均是通过依靠委内瑞拉底层民众的支持而上台的,马杜罗政权的最大正当性就是有人民的支持,如果失去民众的支持,马政权只能“洗洗睡了”。第二,马杜罗政权之所以现在还撑得住,主要是军队的上层依然在支持他,虽然军队的下层已经出现哗变,而且也有个别中高层军队领导人员宣布背弃马杜罗,转而效忠胡安·瓜伊多,但目前来看,军队依然控制在马杜罗手里。第三,俄罗斯在政治上和军事上的支持绝对是马杜罗的核心依赖,关键是俄罗斯的支持能持续多久。第四,从公开的信息渠道获知,截至目前,中国和委内瑞拉签订的各种政府间和企业间贷款和投资总额达数百亿美元,且大多数与双方能源合作挂钩,这是委内瑞拉经济的主要支撑点。第五,前面已经说过,美国才是最后的“操盘手”,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美国发动制裁甚至军事干预的掣肘、成本和顾虑相比伊朗而言会小很多。

  而且,我们还必须直面这样一个现实:拉美地区一直是美国的“后院”。当1823年美国时任总统詹姆斯·门罗在国会宣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后(其核心后来被称为“门罗主义”),美国便逐步取代英国、法国、西班牙、葡萄牙等长期霸占拉美地区的欧洲列强,成为美洲地区的“绝对控制者”,将拉美地区纳入其“后院”。

  过去数十年,美国虽然一直对它的“后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动起真格来,其他域外大国还真没有实质性干预的底气和能力。1962年,发生的那场震惊世界的古巴导弹危机(“猪湾事件”)便是活生生的事例,即便是当时足可以和美国一决高下的苏联,也缺少干预拉美的决心。毕竟,作为域外大国,无论是20世纪的前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和中国,在地理位置上离拉丁美洲、离委内瑞拉还是太远了。地理的阻隔和地缘政治的因素是实实在在的。不远万里将自己的战略力量投射到拉丁美洲,与俄罗斯和中国而言,可能是出力不讨好。就像米尔斯海默在其《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所言,战略力量(主要是军事力量)的投射是讲究物理距离的,即便是现在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也难以做到在全球动辄投射它的战略力量。

  有心相帮但关键时候难以出手,于俄罗斯和中国而言是无奈,于委内瑞拉而言是宿命,谁让它命不好,生在美国的“后院”呢。    

  美、伊、委三国关系对全球油气市场影响甚微

  最后再说说美国和伊朗、委内瑞拉上演的“猫捉老鼠”游戏对2019年全球油气市场影响,估计是“有波澜、无大浪”。美国与伊朗、委内瑞拉之间的制裁与反制裁的“大戏”下步该如何演绎,将是影响2019年全球石油市场供给侧最大不确定因素。

  全球石油市场的供给侧实际上取决于美国、沙特、俄罗斯、伊拉克和伊朗这几个主力产油国的生产状况及它们之间的互动情况。至于委内瑞拉,已经从全球石油生产国的第一梯队降至二流甚至三流梯队。

  当前,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仅能维持110万桶/日水平,还有可能继续走低。至于石油出口量,则已降至80万~90万桶/日左右,其石油出口水平的增减在全球油气市场上掀不起大的波澜。1月28日,当美国宣布对委内瑞拉实施石油制裁后,当天的国际油价表现温和,并无显著变化。这说明,委内瑞拉在全球油气市场上已显得无足轻重。

  相比而言,伊朗依然是影响2019年国际油气市场的最大不确定因素。伊朗2019年能否维持“准正常”生产和出口,将在较大程度上左右着全球市场的走势。如果180天过后,也就是在2019年5月初,美国经过全面评估和讨价还价后,继续给欧盟、中国、印度等8个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地区)实施豁免,那么国际油价毫无疑问将会持续疲软甚至再次大幅下跌。而2018年12月初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减产协议达成及“维也纳联盟”机制发挥带来的油价上涨窗口期将会终结。如果美国对这8个国家(地区)实施双重标准,部分豁免和部分取消豁免,则预计油价将会继续保持温和水平,有可能小幅下降。如果美国终结豁免,则油价到时不排除会显著上涨。

  但总体而言,清泉认为美国与伊朗、委内瑞拉的关系对2019年全球油气市场是“有波澜、无大浪”。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委内瑞拉当前的形势急转直下,其大势难以逆转,中国人、中国企业能做的十分有限,我们仍处于心有余而力不足阶段。凭栏静听潇潇雨、清泉能源有所思,面对暴风骤雨,清泉也只是听听、想想而已。作为百年石油大国的委内瑞拉,如今混成这般模样,是谁之过呢?  

  注: [1]离岸制衡,也被译为“离岸平衡手”,是进攻性现实主义的代表人物约翰·米尔斯海默在其著作《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提出的概念。

  在书中,米尔斯海默对其定义如下:“这些远处的霸权通常喜欢让地区大国来制衡热衷于追逐霸权的国家,它们则坐山观虎斗。但有时这种推卸责任的策略并不可行,遥远的霸权国家不得不插手以平衡崛起中的国家。”

 

  手机阅读  请扫二维码

 
  【作者: 关闭窗口
兰州石化公司推进高质量发展透视
中国石油消费达峰时间或可提前至2025年 峰值约7.2亿吨
大庆石化倾力打造国内一流炼化一体化企业纪实
跨越石油时代 迎接新能源未来
高效落实夯基础真抓实干下功夫
川庆钻探长庆固井高质量发展纪实
管道公司召开2019年度生产工作会
大庆炼化公司用生态底色描绘绿色发展
吉林石化创新仪器分析培训模式透视
新疆油田油气生产实现首月“开门红”
记“十佳”青年创新标兵、科技研究中心防腐所副所长毕武喜
大庆井下鲁迈拉修井项目部圆梦能源舞台纪实
芜湖市将建成国内首座LNG内河接收站
道达尔在南非离岸海上获重大凝析油发现
石化行业高质量发展稳中有进稳中有变
青海油田开启“1+N”模式 日增气20万方
俄罗斯调低石油出口税
吉林石化乙烯厂首月创效1.79亿元
最美“敬业福”
2018年世界炼油行业发展动向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