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2版
卡塔尔的困境与新生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9-02-02 10:38  

  据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2018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中国2018年估计进口LNG5400万吨(约734亿立方米),进口LNG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卡塔尔、印尼等国。作为中国重要的LNG进口国,卡塔尔的经济、政治动向一直吸引国内能源界的关注。

  2018年12月3日,卡塔尔能源大臣萨阿德·卡阿比宣布:该国决定于2019年1月1日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理由是卡塔尔将专注于天然气开采和LNG生产。卡塔尔“退群”是由天然气时代的经济利益、纷繁复杂的地缘政治博弈、卡塔尔石油公司国际化道路等多方面深层次原因促成的战略选择,对国际天然气市场的影响不可小觑。

  6个数字读懂卡塔尔境遇:LNG出口世界第一,石油产量占欧佩克的2%,天然气储量排名世界第三,石油产量占比首次跌至不足四成,计划5年内将LNG产量提高43%,至少6个中东国家与之断交。

  油少气多使卡塔尔在欧佩克中属于异类

  专注天然气发展是卡塔尔退群的官方理由,也是最本质的原因。卡塔尔虽然身处“世界油库”中东,但是其石油资源相较于其他中东国家来说少之又少。从数据来看,其探明石油储量252.4亿桶,在欧佩克中排名第九,储量占欧佩克比重仅为2%;石油产量60万桶/日,在欧佩克中排名第11,占比1.85%(来源:欧佩克)。石油储量和产量的弱势地位使卡塔尔在欧佩克中的话语权十分有限。

  另一方面,卡塔尔的天然气资源却十分突出。其天然气储量24.9万亿立方米,产量1757亿立方米,储、产量均位于世界第三,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特别是,卡塔尔LNG出口1034亿立方米,稳居世界第一,占世界LNG出口总量的26%(来源:BP)。可以说卡塔尔在天然气市场的地位不亚于沙特在石油市场的地位。

  随着美国页岩革命的兴起,欧佩克在世界石油市场中的影响力逐渐减弱,而且欧佩克内部石油产量集中度越来越高,对于卡塔尔这样石油产量较小的国家,欧佩克能带来的利益十分有限,这是卡塔尔离开欧佩克的本质原因之一。

  区域矛盾不断升级,卡塔尔被中东等国孤立

  提到卡塔尔不得不说的是2017年6月的断交危机。2017年6月5日,沙特阿拉伯、巴林、阿联酋、埃及、也门、利比亚、马尔代夫分别宣布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引发了中东地缘政治大地震。断交事件的原因很多,譬如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分歧、中东各国对伊朗的态度不一等。其中,与伊朗的关系是中东政治风波的直接导火索。沙特与美国长期保持亲密关系,与美国一起构建了反对伊朗的统一联盟。而卡塔尔出于利益一致性而与伊朗交好,引发了沙特等国的集体不满,引发了卡塔尔断交危机。邻国的断交使卡塔尔在中东地区被孤立,也使得卡塔尔在欧佩克中的地位更加尴尬。即使不退出欧佩克,卡塔尔在其中的地位也已经被边缘化。

  北方气田成为卡塔尔战略要点,走近伊朗是明智选择

  卡塔尔石油公司(代为行使卡塔尔政府职能的国家石油公司)在其最新的战略报告中指出,扩大北方气田LNG产量、以此巩固卡塔尔在全球天然气市场地位是公司的首要战略目标。北方气田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田,占卡塔尔天然气储量的99%。2017年4月,卡塔尔解除了长达12年的北方气田开采禁令,并提出到2023年将LNG产能从770万吨/年增加到1亿吨/年以上的宏伟计划。

  北方气田位于卡塔尔与伊朗共有的海域(伊朗境内称为“南帕斯气田”)。卡塔尔占这片海域的三分之二,伊朗占三分之一。根据伊朗发布的“和平管道”计划,伊朗将建设天然气管道网连接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并与中国的中巴经济走廊天然气管道网连接到一起,绕过马六甲海峡,通过巴基斯坦的管道连通印度市场。如果伊朗同意,卡塔尔可以将北方气田出产的天然气通过管道输送到中国和印度,这将大幅节省卡塔尔天然气出口的运输成本,对占据亚太天然气市场的作用不言而喻。由此可见,卡塔尔与伊朗的交好是巨额经济利益下的理性选择。如上文言,与伊朗的亲近引起了沙特等国的强烈不满,促使卡塔尔加速了退出欧佩克的计划。

  摆脱欧佩克身份有助于在美投资业务发展

  一直以来,卡塔尔都是在美投资的“大户”。美国拥有全球最大的LNG接收站,在国际市场具有具足轻重的地位。卡塔尔还是美国得克萨斯州“黄金线”LNG接收站最大的股东。近年来,卡塔尔不惜重金以开发美国天然气资源。2018年12月,卡塔尔宣布今后数年可能在美国能源领域投资至少200亿美元。2019年1月13日,卡塔尔将在美投资计划进一步提高,官方宣布预计在2年内达到450亿美元。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拟颁布反欧佩克垄断的“N欧佩克法案”(No Oil Producing and Exporting Cartels Act),如果此项法案颁布实施,美国政府将有权起诉欧佩克垄断和操纵石油市场。鉴于卡塔尔在美投资持续加码,欧佩克的身份可能会影响卡塔尔石油公司在美国的发展,进而为布局全球天然气业务带来潜在风险。

  卡塔尔“退群”实为战略转型

  首先,卡塔尔重回欧佩克可能性较小。

  从欧佩克历史来看,成员国宣布退出欧佩克的行为并非首次。厄瓜多尔于1992年12月退出欧佩克,但于2007年10月重新加入;印度尼西亚于2009年1月退出,并于2016年1月再次恢复;加蓬于1995年1月终止其会员资格,于2016年7月重新加入。可见,以往的成员国在退出欧佩克后均于几年后重新回归。

  与以往情形不同的是,卡塔尔此次退出欧佩克是多方面、深层次原因促成的,很多结构性因素难以改变:卡塔尔油少气多的资源现实、全球天然气大发展的态势、北方气田与伊朗的休戚与共、伊朗与沙特不可调和的矛盾、欧佩克在世界能源中的话语权弱化等,都反映了退出欧佩克并不是卡塔尔一时的外交手段,而是形势大变化下的战略转型。

  其次,卡特尔或成为中国天然气进口增加的突破口。

  中国是天然气进口大国,而卡塔尔是中国LNG进口的主要来源之一。近年来中国与卡塔尔的合作不断深化。2008年中国与卡塔尔签订了LNG采购协议,约定自2011年起每年从卡塔尔进口300万吨LNG,为期25年;2018年9月13日,卡塔尔和中国石油签署了向中国供应340万吨液化气的年度协议,该协议有效期为22年。鉴于目前卡塔尔正面临着政治危机,中国应该抓住卡塔尔急于拓展亚太市场的机遇,提高天然气进口的话语权,进一步保障天然气供应安全。

  第三,卡塔尔国际化合作增多,为中国企业提供多种合作途径。

  卡塔尔推进天然气战略的重要举措之一是寻求天然气国际合作,并力求合作伙伴、合作市场、合同模式的多样化,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天然气需求。从区域上来看,卡塔尔仍然是卡塔尔石油公司的核心运营基地,在公司的生产和收入中占有最大的份额。技术方面,卡塔尔石油公司的勘探开发和运营经验局限于陆上和浅水油气资产。为了实现国际化扩张,近几年其国际业务在资产组合中的比例有所增加,途径包括在产量分成协议(PSA)到期时从合作伙伴手中接管资产等。卡塔尔已经与埃克森美孚、道达尔、雪佛龙等多个国际石油公司建立了深入的伙伴关系。这为我国油公司提供了启示,未来可能通过合作开发卡塔尔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天然气资源、共建LNG接收站等多个方面展开合作。  

  (作者系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油气开发战略规划研究所博士)

 
  【作者: 安琪儿 关闭窗口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工作会议侧记
中国石油储气库建设按下快进键
我国自主设计建造的LNG运输船“泛非”号交付
压检中心远程监测诊断取得新突破
国内油气行业发展八大特点
理解精神抓落实 稳中求进谋发展
2018年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气逾474亿标方
别指望石头能开花
埃尼朝着“大能源”目标发力
中国海油成立首家华北管道公司
澳大利亚成最大天然气出口国
管道公司2018年成绩单解读
LNG接收站计量系统进入国产化时代
国内外炼化行业分析
国内首个国产化LNG计量系统在大连正式投用
阿联酋ADNOC海上项目开炮生产
大庆油田国际市场收入首破百亿元
北海LNG接收站气化外输天然气量已突破10亿方
LNG进口量难现大幅增长
坚守底线 打好高质量发展攻坚战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