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9版
加蓬政变未遂 石油诅咒难免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9-01-21 15:24  

  1月7日发生在加蓬的政变未遂事件,在中国几乎没有引起多少关注。作为一个远在非洲,人口不到200万、国土面积不足27万平方公里、GDP(2017年)不到150亿美元的小国,少有人关注也很正常。清泉在这和各位聊聊发生在非洲加蓬的政变未遂事件,及其背后的加蓬总统、加蓬石油以及非洲中小型产油国在低油价情境下的悲催故事。

  陆如泉,教授级高级经济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际部综合处处长,

  国际能源战略学者。出版《感悟石油》《“一带一路”话石油》《战略十年》

  等著作,发表关于海外投资与跨国经营各类文章超百篇。

  清泉之所以关注加蓬,还是因为加蓬石油,中国的“三桶油”等石油企业目前在加蓬或多或少均有石油投资和工程服务业务。

  下面讲讲加蓬的故事。

  政变起因:不健康的总统+不健康的经济

  加蓬政变未遂事件的经过其实简单到让人绝望:有6个士兵突然兴起,占领了当地电台,对外宣布“成立托管政府、已经控制了全国局势”云云。但几个小时之后,就被加蓬政府给逮捕了,除了其中1人成功外逃,其余5人均被活捉(所以,媒体发布出来的消息是5名军人参与政变,实际是6人),政变就这样顺利结束了。这6个人可能真是一时兴起,无人指使、想干便干、没有阴谋、没有借口。“起事”和“完事”之迅速让人惊讶。

  事后,非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穆罕默德强烈谴责了此类以“非宪政”方式进行政权更迭的行为。

  事件发生的背景是,2018年10月,加蓬现任总统阿里·邦戈(Ali Bongo)在沙特开会时,突然脑中风、脑溢血,在沙特治疗修养一段时间后回国,因尚未恢复健康、执政能力缺失,后来不得已转到摩洛哥继续修养。但这位邦戈总统还想逞能,在2019年新年到来之际,在摩洛哥向加蓬人民“隔空喊话”,发表了一段新年致辞。

  没想到就是这段新年致辞视频惹了事,因为总统的祝福吐词不清,导致加蓬国内的反对派认定邦戈已经失去执政能力,于是才有了上面那6名士兵怀着“改朝换代”的梦想,临时起意去占领国家电台。梦想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截至目前,邦戈总统还在摩洛哥,国内反对派有点蠢蠢欲动,这说明国内民众还是有一些情绪的。

  民众有情绪是有原因的。967年以来,加蓬这个西非小国一直是邦戈父子执政,邦戈家族掌控加蓬政坛已有半个世纪之久。现任总统邦戈(小邦戈)是加蓬前总统哈吉奥马尔·邦戈·翁丁巴(老邦戈)的长子。2009年,老邦戈总统去世,小邦戈顺利接替他父亲任该国新总统。2015年,小邦戈以微弱优势战胜反对派领导人让·平(Jean Ping),获得连任。

  一个家族连续半个世纪的执政,是不是让民众感到厌倦了呢。顺便说一句,让·平也是加蓬家喻户晓的牛人,而且是祖籍浙江温州的华裔加蓬人,曾担任过非盟委员会主席。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近几年,加蓬石油产量水平持续下降,加上国际油价大幅下跌,政府收入减少,民众生活水平下降,激起了国内不满。

  但政变迅速被扑灭也是有原因的。小邦戈从1999年至2009年8月间,一直担任加蓬国防部长之职,军方一直是他的忠实拥戴者。只要有军方的支持,小股军人的哗变简直不是事,不要说6个人,60人、600人又怎样,很难成气候。这是在非洲乃至世界各地专制小国的成功经验——控制军方意味着稳坐总统宝座。

  加蓬现任总统阿里·邦戈/反对派领导人让·平

  加蓬石油:又一个因油而兴因油而衰的悲催故事

  加蓬国土面积虽小、国力虽弱,但也一直是非洲地区的一个老牌石油生产国。半个世纪之前,加蓬的石油年产量就达到并超过100万吨。加蓬自1975年起便是OPEC成员国,1994年退出OPEC,据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的资料,退出OPEC的原因是缴纳不起昂贵的会费。

  半个世纪以来,加蓬石油生产一直呈现波浪式发展。当找到新储量时,产量在此后数年会持续增加,经济显著发展,国家和民众的日子显著改善;若没有新油田的发现,产量则会持续下降,再加上遇到低油价寒冬,经济下滑十分严重,民众叫苦,政府执政能力有限,政权稳定性下降。好在近半个世纪以来,加蓬每隔10年左右就会有一些新的油气储量发现,从而避免了经济的大起大落现象。

  1977年,加蓬的石油产量曾达到过22.7万桶/日(相当于1135万吨)的水平,位列非洲第5大产油国(前4位分别是尼日利亚、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埃及)。后来持续下滑至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15万桶/日水平。好在由于发现新的储量,加蓬石油产量持续上升,并在1996年达到了36.5桶/日(1825万吨)的历史高点。要知道,对于一个人口还不到200万人的西非小国,近2000万吨的石油产量是相当可观的,相当于人均10吨石油,简直是“小而肥”国家的代表。对比一下就知道了,2017年中国年产石油近2亿吨,但我们有14亿人口,人均只有1/7吨石油。此后,加蓬的石油产量再次不断下滑,2017年已经掉落至20万桶/日(1000万吨)的水平。

  加蓬的经济和国民收入严重依赖石油产量和石油价格。根据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以2014年为例,石油收入占到加蓬当年政府收入的45%,石油出口收入占到当年国家出口收入的85%。严重的石油依赖症使得加蓬成为一个典型的因油而兴、因油而衰国家代表。

  一直以来,加蓬境内的石油项目主要由其国家石油公司与外国投资者合作开发。目前,在加蓬石油领域投资和运营的主要有道达尔、壳牌、ENI等国际石油巨头,以及Perenco、Vaalco Energy等中小型独立石油公司。在中国石油企业中,中国石化2009年因为成功收购Addax公司(瑞士石油)而间接获得在加蓬两个作业开发区块的产品分成合同(PSA)和两个油田项目参股权益,目前年产原油130万吨左右,是加蓬境内第4大石油公司;中国石油东方物探公司目前也在加蓬承揽着地震采集等工程服务项目。

  非洲之痛:中小型东道国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

  加蓬的故事在非洲决不是个案。和加蓬类似的还有刚果(金)、赤道几内亚、乍得、苏丹和南苏丹等国。这些国家的石油年产量水平一直在500万~2000万吨区间内“折腾”,如果能找到新的成规模的储量,则在外国石油公司和资本的帮助下,石油产量很快便上到30万桶/日甚至40万桶/日的水平;若是运气不好,后续没有储量接替,产量则会迅速滑落到20万桶/日甚至10万桶/日以下。

  上述几个国家属于非洲产油国的第二梯队,而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这样的非洲第一梯队国家,产量水平往往在150万桶/日或200万桶/日以上,有一定的可持续性。但第二梯队的国家就不一样了,石油产量和收入极易滑落到原先的一半甚至更低。国家和民众的前途命运随着石油产量和油价的起落而起落。

  以乍得为例,20世纪90年代,埃克森美孚在乍得发现大型油田,使其石油产量从2002年的零吨迅速窜至2004年的800万吨,但其后又显著下降,到2008年时已降至600万吨左右。2008年乍得爆发严重内战,反对派的军队一度打到离首都恩贾梅纳核心区只有10公里左右的地方,代比政权岌岌可危。若不是法国驻乍得的军方施以援手,代比的总统之位恐不保,而内战导致当时在乍得投资运营的外国石油公司悉数撤离。

  再以苏丹为例,2007年前后,苏丹(含现在的南苏丹)境内的石油产量一度接近3000万吨,跃居非洲乃至全球新兴产油大国、出口大国的行列,苏丹当时可谓国泰民安,总统巴希尔可谓踌躇满志。遗憾的是,2011年,经过独立公投,南苏丹脱离苏丹另立国家,带走了70%左右的石油储量和产量。加上随后的苏丹、南苏丹战争等一系列冲突,苏丹最近几年的年均石油产量不到300万吨,只有高峰产量时期的1/10。这种巨大的落差不仅使得本国政府和民众难以适应,就连外国投资者和石油进口商也感到不知所措。

  (相关分析见清泉的文章“苏丹南苏丹,我为你哭泣!”)

  结语

  非洲地区中小型油气东道国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确实需要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并下大力气去解决,否则类似加蓬政变、乍得内战、南北苏丹战争等冲突和纷争将层出不穷。如何帮助这些国家建立一套不完全依赖或完全不依赖油气资源的“造血机制”显得十分紧迫。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许不失为一个好的选项,可以帮助他们迅速实现工业化。而且,让一个国家实现与周边邻国的“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应该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发展的问题。

  网友精彩留言

  THUNDER:非洲有很好的资源基础,如果领导得当,都具有较强的增长潜力。只可惜非洲的总统们世袭现象太严重,无论是总统还是部长们短视严重,罕见杰出有远见的领袖,很难将非洲人民领上富裕的道路。他们需要更多的像邓小平这样的改革家、政治家和经济学家。

  手机阅读  请扫二维码

 
  【作者: 关闭窗口
兰州石化:提质增效担当社会责任
辽阳石化:关怀鼓舞人心 希望激励前行
从抚顺石化转型升级看国内炼化行业高质量发展
管网互联互通:天然气供应新亮点
中国石油摘得两项2018年度国家科技大奖
独石化:高端产品成为增效利器
渤海装备华油钢管让科技占据发展“桥头堡”
我国清洁能源车或将进入快速发展期
长庆油田:油稳气旺踏歌行
中俄(漠大)二线投产一周年累计输油1395万吨
外资搅动成品油市场
2018年国内外能源行业大事盘点
管道公司召开2019年业务发展务虚会
2018年天然气十大事件
大庆石化新建22万吨/年烷基化装置投运
加大勘探开发推动油气增储上产
刘进厂从农民工到焊接大师
国内首次LNG罐箱江海联运试点成功
天伦燃气计划在河南布局大型储气罐项目
汨罗站改扩建工程完成带压开孔动火作业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