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3版
中东石油政治的五大特点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9-01-14 15:54  

  何谓石油政治?政治的核心是权力以及对权力的追逐,而石油政治的核心和本质就是石油权力。

  一个多世纪以来,石油被当作权力使用的案例不胜枚举,石油政治也已成为国际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东阿拉伯国家,石油被当作武器,多次发挥对抗西方发达国家的作用,直到现在,美欧仍然对“石油武器”心有余悸。

  陆如泉,教授级高级经济师,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际部综合处处长,国际能源战略学者。

  出版《感悟石油》《“一带一路”话石油》《战略十年》等著作,发表关于海外投资与跨国经营各类

  文章超百篇。

  本文继续说说石油政治,说说中东地区的石油政治。

  记得清泉前一阵子在一篇文章里着重谈论了石油政治。何谓石油政治?政治的核心是权力以及对权力的追逐,而石油政治的核心和本质就是石油权力。

  一个多世纪以来,石油被当作权力使用的案例不胜枚举,石油政治也已成为国际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东阿拉伯国家,石油被当作武器,多次发挥对抗西方发达国家的作用,直到现在,美欧仍然对“石油武器”心有余悸。每逢俄罗斯与欧美发生矛盾时,俄罗斯作为对欧洲出口石油天然气第一大国,就会对欧洲挥舞“能源大棒”。在非洲,国际石油巨头与尼日利亚、利比亚、乍得、乌干达、赤道几内亚等一批产油国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在拉美,无论是老资格的产油大国委内瑞拉、墨西哥,还是新兴的产油国巴西,国家治理和政府关系均被打上了深深的石油烙印。

  放眼全球,石油政治色彩最浓厚的地区依然是中东。中东有着全球最为富集的含油盆地,有着全世界最为复杂的国家关系和宗教关系,有着全球最重要的地理位置。中东这个地方是世界地理和文明的十字路口,是全球石油生产、贸易和运输的重心,是大国博弈和纵横捭阖的擂台。中东的石油政治,早在1901年英国人威廉·达西(William Knox D'Arcy,BP公司创始人)在伊朗波斯湾地区发现石油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

  要想寥寥几笔把一百多年的中东石油政治说清楚其实很难,清泉还是围绕近半个世纪、特别是新世纪以来,中东地区石油政治的特点做一概括,纯属一家之言。

  石油政治的家族化

  最为典型的当属沙特。众所周知,近半个世纪以来,沙特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储量国、生产国和出口国,直到2017年,沙特的石油产量才被美国超越。沙特石油权力和财富属于伊本·沙特王室及其家族集团。沙特石油圈的其他人,包括石油大臣和沙特阿美——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总裁和高官们,都是为沙特王室打工而已。

  沙特石油政治对内主要表现为王室成员对石油权力和财富的争夺,以及由此产生的对沙特政治经济社会的影响。最典型的就是沙特“苏德里七兄弟”和其他王室成员的争斗,往往是互有胜负,轮流坐庄。最近的争斗是,王储默罕默德·萨勒曼在2017年11月借“反腐”之名,拘捕包括沙特已故国王阿卜杜拉的儿子、前国民卫队司令米特阿卜和有“中东首富”之称的阿勒瓦利德等重量级王子在内的11名王子。沙特石油政治对内还表现为王室与管理这个王国石油财富的专业人士之间的较量,其中,最常见的就是王室与石油大臣之间的互动。沙特石油大臣可谓全球最有权势的石油部长,一般而言,石油大臣必须听命于王室,但偶尔也会出现石油大臣不听话的。比如,被称为“石油智多星”的前石油大臣亚马尼,由于表现得过于“亲西方”,从而被前国王法赫德解除职务,不得已出走美国。

  沙特石油政治对外主要表现为与美国的关系。在2010年之前的半个世纪,沙特和美国是在石油供需领域最具互补性的两个国家,“石油美元”“全天候”的盟友等,均是两国石油政治演绎的产物。2010年以后,随着美国页岩革命的成功和页岩油产量爆发式增长,沙美石油政治动向的不确定性加剧,美国显得更加独立和主动,而沙特则是愈加被动,“石油牌”越打越少。

  石油政治的组织化

  最为典型的是欧佩克。1960年,欧佩克的成立使中东地区石油政治达到空前的一致,石油权力由此横空出世。中东石油政治的黄金时代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1973年,在第4次中东战争(阿以战争)期间及后续一段时期,阿拉伯产油国因不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对以色列的偏袒,由沙特挑头,联合其他产油国,集体对西方实施了一年左右的石油禁运。此举直接导致美国经济陷入严重滞胀,数以千计的加油站门前排起了长龙等待加油。正是那一时期,美国卡特政府首次提出了能源独立的政策主张。这也是中东石油权力、石油政治最淋漓尽致的一次发挥,石油武器由此名声大噪。

  欧佩克作为颇具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组织,其治理机制是“秘书处+配额制+定期或不定期会议”。欧佩克秘书处设在维也纳,每次欧佩克大会的轮值主席由某个欧佩克成员国的石油部长担任。欧佩克通过增加或减少产量配额来影响全球石油的供应,从而影响石油市场和石油价格。在20世纪70、80年代,欧佩克是全球石油市场上的主导供应者,石油政治影响力无与伦比。此后,随着前苏联地区的石油全面进入全球市场,加上新世纪以来,特别是近10年来,美国石油供应的持续增加,欧佩克的全球政治影响力不断下降。

  石油政治的碎片化

  最为典型的就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中东政治乱象导致石油政治的碎片化。我们都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可在中东,敌人的敌人还是敌人。伊朗是沙特的敌人,沙特的敌人是以色列,而伊朗和以色列互为敌人。

  一方面,阿拉伯内部的产油国互不团结,乃至互殴情况严重,最为典型的是2017年发生的沙特联手海湾地区其他几个兄弟(包括苏丹),打击卡塔尔这一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出口国,至今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仍未恢复;再有便是卡塔尔最近宣布将于2019年起正式退出欧佩克,导致看似铁板一块的欧佩克有破碎的危险。

  另一方面,叙利亚、伊拉克地区石油政治态势的恶化,叙利亚内战和外部势力干预导致战争的长期化,对该国的石油工业造成致命的打击,产量从2010年的1850万吨降至最近3年的平均110万吨左右;叙利亚东部和伊拉克西部的一些油区曾一度被伊斯兰国(ISIS)占据;而且,伊拉克战争导致伊拉克中央政府和北部库尔德自治政府在石油收益分配上的矛盾持续加剧。

  石油政治的集团化

  最为典型的是由伊朗主导的伊斯兰什叶派石油国家集团,和以沙特为主的伊斯兰逊尼派集团之间的矛盾加剧。中东什叶派集团和逊尼派集团的结构性矛盾加剧,影响着中东石油地缘政治的走向,大有代替美俄等域外大国长期主导中东政治格局的态势。

  什叶派集团的核心成员是伊朗和伊拉克,两个国家2017年的石油产量分别达到2.34亿吨和2.21亿吨,分别占全球石油总产量的5.3%和5%,整体影响力不容小觑。两伊由20世纪80、90年代的死敌,演变成现在的亲兄弟,其石油政治联盟看似牢不可破。特别是在今年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并加强对伊朗的制裁威胁将伊朗石油出口打压至零时,有专家分析认为,美国的目的不可能达到,即便美国有这样的决心,伊朗完全可以通过与伊拉克原油串换出口的方式,变相达到出口石油的目的。

  逊尼派集团的核心成员是沙特、科威特,外加卡塔尔。沙特和科威特2017年的石油产量分别达到5.61亿吨和1.46亿吨,分别占全球石油总产量的12.8%和3.3%,整体影响力比什叶派集团看似更强。

  目前,这两大集团正为争夺中东石油政治的主导权打得不可开交,但各自又有硬伤。对伊朗而言,最大的挑战是重新恢复的石油制裁;对沙特而言,最为悲催的是随着美国的能源独立,中国这一全球最大进口市场逐步提升自给能力,沙特的原油卖向何方?

  石油政治的金融化

  除了世人津津乐道的石油美元,在中东,石油政治金融化的典型案例就是阿联酋(UAE)在中东地区的崛起。可以说,阿联酋是中东地区唯一的已经将石油权力、石油政治影响力,成功转化为国家经济和金融实力的典范国家,也是中东地区唯一实现良治且充分开放的国家。无论是迪拜,还是阿布扎比,目前均已发展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金融中心。

  迪拜自不必说,已经由一个传统的石油出口贸易型城市,转变为中东地区的经济金融中心,目前也是中东地区旅客和货物的主要运输枢纽。石油收入虽然促进了迪拜的早期发展,但2010年以后,石油产业只占到迪拜国民生产总值的5%以下。继石油之后,目前迪拜的经济主要依靠金融服务、旅游业、航空业、房地产。在迪拜,各种土豪式的生活方式,想必很多中国人都领略过。

  阿布扎比目前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虽然阿布扎比拥有阿联酋首都的政治优势,略显传统,石油收入依然是阿布扎比的主要经济来源,但阿布扎比的石油储量和产量占整个阿联酋的90%以上,并且其开放程度不亚于迪拜。特别是在金融领域,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ADGM)于2015年10月21日正式开放,该中心致力于提供金融服务,助力阿布扎比经济多元化和可持续发展。而且,据清泉所知,目前阿布扎比在对外主权财富基金投资上比迪拜更加灵活。

  结束

  以上就是中东石油政治的“五大特点”,可以看出,家族化是中东石油政治的“污点”,组织化是“立足点”,碎片化是“风险点”,集团化是“分界点”,金融化则是“亮点”。对于长期从事海外油气业务和战略研究的石油人而言,中东就像“神”一般的存在,中东石油政治让人着迷,但也更让人捉摸不透。

  手机阅读  请扫二维码

 
  【作者: 关闭窗口
抚顺石化以基层建设为抓手实现高质量发展
中俄二线工程通过竣工验收
关于大庆分公司安全生产管理与落实的分析与思考
让科技成果的转化之路不再遥远
中国能源改革与世界唱响开放和声
长庆宜川气田:挺进新气区
吉化染料厂:灼灼牡丹竞“酚”芳
“坐等衣干”“有脚阳春”出笼记
中卫联络压气站完成动火连头作业
中国大陆最长海底成品油管道定向钻开钻
不忘改革开放初心,奔赴下一个40年的新征程
陕京管道今年向首都输气有望超180亿方
呼图壁储气库全力提采保供
浙江LNG年外输量、销量双破500万吨
管道公司管道管理实现新目标
那站,那段日子
中俄东线(黑河—长岭段)主体焊接进入倒计时
山东中油(中油山东)公司合规建设速写
定合复线工程沉管下沟试验段开始施工
风险勘探连连丰收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