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2版
国际石油巨头策略:大石油还是大能源?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8-11-07 10:18  

  《石油情报周刊》日前对西方石油巨头的“大石油/大能源”战略做了调查,10月连发3篇《大石油还是大能源》的系列文章,深入探讨西方大石油公司的战略路径。

  西方大石油公司的战略路径正在分裂,随着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加之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不能再漠视气候变化,这一切促使大石油公司对商业模式进行深度再思考。奉行传统“大石油”模式的企业成为一个阵营,他们不论石油需求是大是小,优先考虑的是要赢得“最适应者生存”之战。但别的公司则在开发新的“大能源”模式,这是要建立包括天然气、电力以及可再生能源的一体化。

  两种策略继承了一体化运作的传统,即从上游生产、运输、加工至能源产品销售的一体化。但后一种模式显得越来越乐于参与发电和输配业务。没有哪个国际大石油公司固守一种模式,但从近期的企业开支可以看出清晰的偏好,既有投资组合、历史背景、投资者与企业文化等,都对引导企业路径发挥着作用。

  埃克森美孚坚定奉行“大石油”理念,雪佛龙虽然没那么固执,但也是奉行这一理念。这两家美国公司仍对在核心业务之外投资可再生能源持怀疑态度,埃克森美孚的炼厂在搞碳捕捉和生物燃料,而雪佛龙不过在做早期技术投资。LNG仍很重要,但与埃克森美孚的大石油地位相比,还是略有逊色。雪佛龙显然更青睐二叠纪低成本的石油生产,而不是扩大LNG业务,或把天然气生产整合为更大的气电网络。

  埃克森美孚预测,即使世界实现《巴黎协议》提出的目标,将全球变暖温度限制在2℃,2040年石油需求还会达到7800万桶/日。为了二叠纪盆地、巴西、圭亚那项目石油增产,公司正快速增加资本支出。雪佛龙同样认为,清洁能源没有实质性的竞争优势。公司CEO沃斯( Mike Wirth)说:“你总得出去买东西并由此可能增加些能力,但那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策略。”另一方面,壳牌、道达尔已迈出强有力的步伐创建“大能源”组织,两家公司都在全球建立了最大的LNG投资组合,通过向发电和可再生能源投资,要提供一体化的供应服务。BP的表现则稍有逊色,应对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故导致公司财务拮据,但公司CEO戴德立(Bob Dudley)称,他的公司更倾向于“大能源”一边。

  “大能源”策略并不意味着这些公司要放弃石油,反倒是越来越看淡其他形式的能源。收购活动正在驱使这一转变,如壳牌在2018年初收购公共事业,参股一家太阳能公司及一家电动汽车充电公司,但公司认为,天然气和新能源业务一体化在资本开支中占比不过四分之一。道达尔CEO普亚纳(Patrick Pouyanne)说:“这些公司的未来光明,因为我们能凭所拥有的财务能力和管理能力去建立一个新的能源公司,我们有这样的雄心。”该公司的近期收购体现了类似的多样化。

  分析认为,上述两种策略均具有很大的风险,要求精准的执行力,而且投资者肯买账。在选择路径过程中,国际大石油公司必须谨慎分析世界趋势——未来的能源要比当下现实能源更清洁。“大能源”巨头们往往鼓吹可再生能源和电气化的发展,但对出售电力回报不及卖油的现实避而不谈,而且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嫁接的新商业模式,在执行过程中还有很大风险。另外,在明显转向清洁燃料的能源背景下,对“大石油”来说,传统商业模式的风险正成倍下降,哪怕投资者要求披露更详细的气候风险。

  埃克森美孚:"大石油"战略考验投资者耐心

  过去10年,在经历了经营与财务上的一系列困扰后,埃克森美孚要回归“大石油”重振雄风。当其他西方大石油公司限制开支、向股东回报现金、投资向清洁能源转型之际,埃克森美孚却通过增产石油,引领走出低迷。

  2014年油价下跌时,埃克森美孚调整了高成本投资组合,买进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莫桑比克的LNG资产、美国二叠纪盆地石油和巴西海上区块,并对探明的圭亚那区块进行开发。公司估计,这些资产将使其上游业务收入翻3倍,下游收入增加一倍,产量增加100万油当量桶/日,2025年可达500万油当量桶/日。为此,埃克森美孚的开支也将从2018年的240亿美元,增至2023年的300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在上游业务大笔花钱,并非在赌油价高企,而是希望洗刷过去的错误,相信用新的低成本油气生产博取最保守的未来需求远景。由于在俄罗斯、美国天然气、加拿大油砂投资失误,致使埃克森美孚开支大产量少,迟滞了其引领地位的回归。2006~2018年,埃克森美孚资本回报率从46%降至9%,公司股票也反映了业绩缩水。过去5年,埃克森美孚的股票下降了约1%,而标准普尔500上涨了70%以上,成为西方大石油公司中业绩最差的公司。通过加快“厚利”生产,埃克森美孚希望提升业绩和股价,到2025年,公司一半的产量将来自新资产。

  同时,埃克森美孚仍高度聚焦一体化,不过,在LNG组合的充分一体化方面,其落后于欧洲的国际大石油公司。在二叠纪盆地,预计埃克森美孚的产量将增长4倍以上,公司投资建设基础设施,把原油运往墨西哥湾地区,在那里,公司的轻油炼制和天然气液裂解能力大于其他公司。但埃克森美孚也能另辟蹊径,利用壳牌和其他公司现成的灵活、多源一体化组合,对成本较高的LNG原有资产组合进行调整。

  Evercore ISI能源研究机构主任特雷森(Doug Terreson)指出,埃克森美孚的计划并非没有风险,首先是必须按时不超预算完成项目。公司自以为能够控制深水石油和LNG项目成本,可在前一个上游业务投资周期中,业界却在这两个领域走得磕磕绊绊。不过,特雷森认为,虽然相信埃克森美孚能够最终成功,但仍要“高度关注执行风险”。

  分析认为,埃克森美孚的发展战略似乎更适合十年前的投资者期待。在华尔街迟疑不肯出手支持之际,要让投资者相信埃克森美孚的做法值得期待,这是公司CEO伍兹(Darren Woods)面临的艰巨任务。伍兹拒绝了大众股回购方案的提议,说“钻井是更好的投资”。1999~2016年初,埃克森美孚的大众股曾支付投资者2340亿美元,超过其他国际大石油公司。但公司必须实现产量和回报目标。与他的前任相比,伍兹对气候变化采取了更积极的步骤。上个月,埃克森美孚加入了“油气气候行动(OGCI)”组织,但公司坚持认为,清洁能源没有竞争优势,虽然公司资本开支大增,但这方面的投资相当有限。

  壳牌:采取"大能源"全套战略选择

  日前在由“能源情报”机构与《纽约时报》主办的伦敦石油与金融会议上,壳牌CEO范伯登认为,公司“在油气方面并不软”。但文章分析认为,范伯登对壳牌正在进行的重大转变“轻描淡写”。

  对壳牌来说,石油上下游业务仍是最大的赚钱机器,但公司大力发展天然气、石化和发电业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业务将超过石油。范伯登说:“如果壳牌要成为未来能源系统整体的一部分,我们就要向社会提供符合《巴黎协议》要求的产品,这意味着低碳电力和生物燃料。”

  15年前,天然气在壳牌的生产组合中占比不到40%,现在壳牌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商,并最终要使天然气产量占比达到70%。实现这一比例结构,部分要靠增长,预计从现在到2040年,LNG需求将是天然气的两倍,石油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下降。壳牌认为,作为主要的能源生产商,必须承担产品的碳排放责任,如果以最有影响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改变公司所出售的产品。

  壳牌并不回避石油,但原油生产的快速递减意味着需要巨大花费以保持稳产。与此同时,壳牌几十年来大规模开发天然气,以最小的递减供应了大量天然气。与石油增产优先相比,壳牌以较少的资本投入实现了天然气增产。投资石油必须满足两个标准,一是成本较低,二是碳足迹相对较少。所以,近年壳牌已从北极和油砂项目退出,优先推进巴西储量丰富的低成本深水项目,瞄准墨西哥湾及北海的项目。

  壳牌青睐LNG,因为能够借此控制上游和液化成本,进而增加回报。最近,加拿大新批的LNG项目就是这样一个节点,也成为壳牌全球投资组合的一个新落脚点。与从美国墨西哥湾发货相比,从这里到东北亚市场的时间还不到一半,而且能按亨利中心价格指数向买方供货。壳牌认为,把其他地方的船货转为供应更适宜的市场,可以整体改善LNG贸易的净回报。

  电力业务是壳牌的最大战略跨越,但范伯登认为,那只是壳牌推进天然气业务的自然拓展,如同壳牌的石油价值链已从上游生产到零售充分一体化,天然气业务也必须实现向终端用户的一体化。壳牌的电力贸易扩张尤其迅速,这一行动被看作是在新市场建立立脚点,尽管公司的电力生产投资机制还未成形。电力还可以为壳牌提供一个平台,以便公司整合可再生能源业务。

  壳牌并不认为“大能源”模式适用于所有企业,但对规模一体化公司十分必要,因为业界致力于能源过渡,就必须成为能源供应商,而非仅以油气为专业。范伯登说:“从长期着眼,无论我们如何提高效率,即使成功地做到碳捕捉、存储及其他事情,从社会需求维度考虑,我们的贡献仍远远不够。”

  观察传统石油公司可采用的各种模式,壳牌采取了一整套战略选择,包括低碳石油、低碳天然气、推广碳捕捉及存储、天然气与可再生能源发电、电力输配等。

 
  【作者: 刘远 关闭窗口
管道公司培训工作暨集团公司职业技能赛事表彰大会隆重召开
川庆钻探:满弓劲发 展现"川庆效率"
中国石油工程建设有限公司重诺守信拓展市场纪实
中原分公司动火作业安全管理侧记
天然气销售东部公司增销迎冬供
西部钻探:开足马力 展示"玛湖速度"
西安分公司宝鸡站解决AB电源模块不冗余故障
山东中油(中油山东)公司在中国石油技能大赛中荣获一银一铜
南昌管理处严守三道质量关
江苏销售:大步迈入油品"Ⅵ"时代
大连销售分公司举办创新创效鉴宝大会暨2018年度创新成果发布会
从西安启程,"壳"动未来
中俄二线通过四项专项竣工验收
辽阳石化干部员工牢记总书记重托推动高质量发展
现代尾浦造船交付全球最大LNG燃料加注船
中国石化将向市场供应低硫船用燃料油
管道公司社保业务培训亮点纷呈
银川管理处冬防保温进行时
冬防保温“三突出 ”安全越冬有保障
10月中国或成全球最大天然气进口国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