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8版
从原油国际贸易解读地缘政治和国家关系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8-11-02 10:45  

  编者按:近日,国际能源领域权威期刊Energy(《能源》)刊载题为“Dependency network of international oil trade before and after oil price drop”(油价下跌前后国际原油贸易依赖网络分析)的文章,对2014年以来世界原油贸易中的地缘政治、国际关系与全球能源格局进行了分析和阐述,是一项新常态下国际原油贸易形势与国家政治关系的跨学科研究成果。

  (原文链接: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60544218318620)

  近几年来,国际石油形势纷繁复杂。美国从过去最大的原油进口国逐渐走向能源自给,俄罗斯在美国“能源独立”的潜在影响及欧美对其经济制裁的制约下,石油进出口额剧烈波动;中国、印度等发展中人口大国成为石油进口增长的主力,油气贸易向东移的格局日渐显现。在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未来国际原油贸易形势充满很大的不确定性。

  只有系统掌握国际原油贸易格局,厘清油价下跌前后国际能源地缘政治演化,才能为保障我国能源安全、构建稳定高效的贸易关系提供决策基础,并引导我国石油企业“走出去”战略落地,优化地区选择。国与国之间隐形的政治关系是形成当前贸易格局的内在驱动。因此,要系统考量原油国际贸易形势,不仅要考虑国与国之间的生产、消费和进出口情况,还要从全球的视角综合考虑所有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更要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结合不同国家的战略和利益,以此理解当前国际原油形势的深层次因素和未来走向。

  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的研究团队采用国际关系学领域中最为前沿的“点向交互信息”理论,将全球200多个国家与地区的原油生产和贸易情况,纳入到统一的分析体系中,构建了完整的全球原油动态贸易系统,透过纷繁复杂的数据表象,挖掘出隐性的国与国之间的政治关系及原油战略选择。

  只有永远的利益:原油贸易背后的国家关系

  美国正在摆脱对传统石油出口国的依赖,加速构建新型贸易关系。自从美国页岩革命以来,其石油贸易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在加快能源自给自足进程的同时,与加拿大、墨西哥和其他周边国家建立了稳定、长期的贸易友谊。这些国家质优价廉的原油已成为美国能源安全的后花园。其中,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是加拿大,美加之间始终保持着稳定密切的贸易友好关系。

  与此相反,由于复杂的地缘政治关系及持续不断的地区冲突,美国对中东和非洲传统产油区的依赖度显著降低。例如,美国对沙特的贸易依赖指数(PMI)从2014年的0.16降至2017年的0.06。

  俄罗斯因经济制裁造成的原油出口贸易依赖度下跌,逐步走出谷底。俄罗斯是世界上最大的老牌原油出口国之一,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欧洲和美国对俄罗斯实施了长久严厉的经济制裁。在持续制裁及低油价压力下,俄罗斯油气工业经历了痛苦的困难时期。俄罗斯政府通过改革和调整,不断适应新的国际环境,有效遏制了不断恶化的社会经济趋势,经济复苏增长的态势已经显现。

  在上述背景下,2014年以来俄罗斯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关系经历了一个完整的U型曲线;从2014到2016年上半年,俄罗斯与主要贸易国家的依赖关系迅速下降,然后逐渐恢复。例如,2014年俄罗斯对荷兰的贸易依赖指数是0.34,2016年上半年降至0.17,2017年又恢复到0.50。俄罗斯与德国、波兰、白俄罗斯、芬兰及瑞典等主要合作伙伴之间的贸易依赖指数也呈现出类似的变化模式。由此可见,俄罗斯与原油进口国之间因低油价和经济制裁影响的贸易关系,现已基本恢复。

  沙特阿拉伯与美国以外的其他原油进口国关系稳定而密切。沙特阿拉伯拥有无与伦比的石油储量、生产能力,并以此确立了世界石油市场的地位,长期以来都是国际石油贸易的重要主导力量。自2014年底以来,即便在国际油价大幅下挫期间,沙特阿拉伯仍保持了较高的石油产量和出口水平。

  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出口长期高度集中。从2014年到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向日本、美国和印度出口的石油占其总出口量的比例分别高达25.3%、24.1%和15.9%。除美国外,沙特阿拉伯对大多数合作伙伴的依赖程度从2014年至今是稳定的,例如,沙特阿拉伯对日本的贸易依赖指数从0.35上升到0.46,对印度的贸易依赖指数从0.16小幅调整到0.13;而对美国的贸易依赖指数则从0.16降到了0,又略升至0.06。由于地理位置和运输距离较长,沙特阿拉伯对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和荷兰等欧洲国家的依赖指数始终为负值,尽管贸易量很高。

  抱团取暖的联盟:地缘政治牵引的利益集团

  当今全球贸易格局不断发生变化,地理因素已经弱化,原油贸易五大集团基本形成。在世界各国国家战略与利益格局驱使下,以原油贸易大国及其关系紧密国家组成的贸易集团,其集团构成与国家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显著变化。例如,在伊拉克战争和金融危机之后,原油贸易集团国家结构出现了转折点。为了研究此轮油价下跌对国际贸易集团的影响,对2014年和2017年的集团结构进行了对比研究。

  2014年上半年,原油贸易网络中有四个集团。最大的集团是由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哥伦比亚、西班牙、英国和荷兰等国构成的北美—欧洲集团。第二大集团为俄罗斯、法国、德国、瑞士和波兰等国组成的欧亚国家集团。第三大集团是新加坡、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国抱团的亚洲国家集团,石油巨头沙特阿拉伯也在这个集团。最小的非洲集团包括南非、加纳、赞比亚、莫桑比克和卢旺达等国。

  可见,2014年油价下跌前,地理位置是原油贸易依赖的主要原因,这符合国内外学者对以往原油贸易关系的观点与论述。

  2017年,国际原油贸易集团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北美主要国家在油价下跌后成为一个新的贸易利益集团。事实证明,页岩革命后北美国家在石油自给自足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使其对其他国家的依赖程度降低。另一个显著变化是俄罗斯离开了原来的欧亚集团,进入波兰、阿塞拜疆等国家所在的利益集团。这是由2014年以来欧盟和美国对俄罗斯实施严厉的经济和政治制裁造成的。

  总体看来,2017年国际贸易网络呈现五大集团,五大集团领头国家分别是美国、荷兰、法国、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并且每个集团的国家数目基本一致,集团结构变得均衡。

  没有能源的观众:国际石油贸易的战略启示

  原油进口大国贸易集中度偏高,负依赖指数暗显原油进口潜力。2014年以来,国际原油贸易形势最重要的变化是北美地区页岩革命引起的产量增长对北美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的依赖关系产生了重大影响。西半球原油供应在世界原油市场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重要,而中东地区的战略地位将被相对弱化。

  原油贸易依赖指数显示了售购双方“点对点”交易的依赖性和国家关系偏好,体现出实际贸易流量与预期贸易流量之间的差距,可以用来寻找潜在的贸易伙伴。例如,墨西哥对印度之间的依赖指数为-0.32,这表明墨西哥对印度的实际原油出口远低于预期。

  对原油进口国而言,负依赖指数反映出从该合作伙伴可以进口更多原油的潜力。对原油出口国而言,情况恰恰相反。鉴于北美国家石油产量急剧增长,许多原油进口国对北美国家的依赖指数为负值,故而北美地区是一个被严重低估的原油进口源地。需要关注的是,中国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等北美国家的依赖指数呈负值,说明有从这一地区进口更多原油的潜力。另一方面,美国的原油进口下降,反而为印度和中国等石油消费大国的进口增量留出了空间,这将有力助推进口中心继续向东转移。对原油进口国来说,虽然进口来源日益多样化,但对少数产油大国的依赖程度仍然很高。鉴于全球原油供应结构已发生变化,我国作为原油消费和进口大国必须与北美新兴出口国发展相对稳定的合作共赢关系,并加强同伊拉克、尼日利亚、安哥拉等与美国依赖关系较弱国家的良好互利关系,以拓展多边外交合作途径,构建多元稳定的石油进口系统,夯实国家能源安全基础。

  (张虎俊① 安琪儿① 王朗② 记者 闫建文 采访整理)

  ①张虎俊教授、安琪儿博士: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油气开发战略规划研究所

  ②王朗博士:包商银行研究所

  

  2014~2017年油气行业大事记

  2014年

  1月20日,伊核协议正式生效,国际社会放松对伊朗原油出口、金融等多领域的制裁,伊朗原油出口稳步复苏。

  5月21日,中国和俄罗斯在上海签署中俄东线天然气合作项目备忘录、东线供气总价值4000亿美元的“世纪大单”购销合同两份能源领域重要文件,助推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多样化,中俄能源合作进一步深化。

  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研究中国能源安全战略,标志着我国能源生产与消费“双革命”拉开序幕。

  7月20日,国际原油价格从峰值开始大幅下跌,拉开了此轮油价下跌的大幕。

  7月29日,美国和欧盟宣布针对俄罗斯能源、金融、国防等领域进行制裁,暂停对俄出口鼓励,禁止向俄能源部门出口某些商品,限制俄罗斯获取石油产业敏感技术。

  8月20日,利比亚最大原油港口在关闭一年后恢复石油出口,利比亚原油生产快速提升。

  9月12日,中国石化销售公司与25家境内外投资者签署增资协议,拟由全体投资者以1070.94亿元人民币认购销售公司29.99%的股权,标志着我国石油企业“混改”步入快车道。

  11月27日,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决定不减产,油价下跌加速。

  2015年

  1月1日,中国新《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石油石化行业面临较大挑战,倒逼石油石化行业转型升级。

  2015年4月8日,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宣布,同意以约470亿英镑现金加股票(共计700亿美元)的方式收购英国天然气集团(BG),引发行业震动。

  7月1日,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正式揭牌开张,中国原油期货实现人民币计价,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7月14日,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达成,有条件解除对伊朗的制裁,使油价加速下跌。

  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布,指出将加快推进能源价格市场化,择机放开成品油价格和天然气销售价格。

  12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通过《巴黎协议》,给出了2020年后全球减排时间表,提出本世纪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以内。

  12月1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政府支出及税务法案,正式解除长达40年的原油出口禁令。

  2016年

  2月11日,WTI现货价格降至26.19美元/桶,创2008年以来的新低。

  2月29日,中国(独立炼厂)石油采购联盟成立,我国独立炼厂联手争取原油采购话语权。

  6月,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债务缠身,原油日产量跌至2003年以来最低点。

  11月10日,美国得克萨斯州西部沙漠发现了一座巨型油田,预估原油储量高达200亿桶,居全球储量之冠。

  11月30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内部达成8年来首份减产协议,油价应声反弹。

  2017年

  1月,特朗普签署总统行政命令,解除对美国大陆周边及北冰洋海域油气开发活动的限制。“颠覆式”能源新政使美国主导世界能源的地位进一步增强。

  4月10日,中缅原油管道投入运营,成为中国与东盟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重要标志。

  4月,中国原油进口量为近740万桶/日,高于美国当月的720万桶/日,标志着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大宗商品市场重心从西方转向东方。

  10月5日,沙特阿拉伯国王首次访问俄罗斯,两国能源合作向全产业链延伸,表明两个能源大国之间的关系正在从过去政治、能源竞争的局面,转向以应对低油价及页岩油气挑战为主的互利合作。

  11月12日,中俄原油管道二线整体贯通,我国从东北方向通过陆上管道每年进口的俄油将达到3000万吨。

 
  【作者: 关闭窗口
盖州压气站外电工程提前合闸送电成功
中俄东线嫩江盾构隧道掘进成功始发
盘锦压气站电气安装工程侧记
华北油田保障用户平稳用气
中国石油管网运行完成最大资源走向调整
讲述金牌背后的故事
聚焦廊坊输油气分公司确保锦郑管道投产
管道公司牵头修订的一项集团企标通过审查
中国成为最大进口国 全球天然气市场转型
管道公司召开驻廊单位纪检监察业务座谈会
首个自主设计建造的16万方LNG储罐投产
管道公司全面实施标准化战略纪实
高端标准是人类科学智慧的结晶
又是15艘!亚马尔二期工程LNG船即将招标
管道公司召开专业职业技能竞赛专项表彰会
西安分公司咸阳站开展技能竞赛经验交流座谈会
改革开放助我圆梦
闽粤支干线一标段打火开焊
全速推进工程建设和投产准备
浙江LNG累计接卸200亿方LNG
吉林石化前4个月盈利近20亿元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京召开
中国石油:天然气一次管输量首破千亿方
中国石油首次试点管道气网上竞价交易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