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团公司 | 股份公司 |  简体 | 繁体 | English
首 页 关于我们 通知公告 理事会风采 电子版 联系方式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石油商报>8版
中国地炼3.0时代来临,影响几何?
  新闻来源:石油商报 2017-09-14 11:20  

  编者按:中国地炼发展迅猛,截至2016年底,全国地方炼厂的炼油总能力占全国总产能的34.8%,从规模上看,地方炼厂已经成为继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之后的第三大国内炼油势力。特别是近年来,民营化纤企业纷纷切入炼化行业,大幅扩张产能,从规模和技术上大有赶超国有主营炼厂之势。民企加速扩能是否符合我国炼油行业发展的大方向?是否会加剧国内炼油产能过剩?再次升级后的地炼将对市场产生何种影响?将是人们期待得以解答的问题。

  9月1日,山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关于加快全省地炼企业转型发展组建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复函》,称将在上游的炼化端,组建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推动全省地炼企业整合重组转型发展;在下游的销售端,拟5年成立6000家加油站,打造统一的销售品牌。消息一出,引爆整个石化行业。

  山东地炼加工能力达到1.63亿吨/年,约占全国炼油能力的22%,占全国地炼的64%。从规模上说,将成立的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可能将成为继中石化、中石油之后全国第三大炼油集团。再加上前段时间几大民营化纤企业纷纷切入炼化行业,大幅扩张产能,如浙江石化4000万吨/年、恒力石化2000万吨/年、盛虹石化1600万吨/年、恒逸石化800万吨/年。本报认为,中国地炼可以划为三个阶段,即从最初的伴随油田开发加工落地油的1.0时代,到本世纪初以进口燃料油为主要加工原料,规模逐步提升的2.0时代,跨越发展到如今规模与技术大有赶超“两桶油”之势,开始迈入了中国地炼的3.0时代。

  中国地炼3.0时代的到来,将会对中国炼油行业产生怎样影响?是进一步产能过剩、加剧国内市场供需失衡,还是促进行业洗牌,加速炼油企业兼并重组。本报就此问题,结合内部研究及部分专家与机构观点,展开如下解读。

  1、有利于提高炼油企业整体的竞争力

  中国地炼3.0时代,新建的大型地炼企业装置都是采用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技术,单套规模也都居于国际前列,无论是能耗还是物耗都远低于国内主体炼化装置,成本优势明显,有利于进一步提高炼油企业整体的竞争力。

  民营炼油企业产能的升级发展,有利于我国炼油行业形成市场化的良性竞争格局,促进国企经营的市场化改革,提升我国炼油行业的市场化水平。

  近年来油品标准不断升级,对炼厂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尤其是这一轮国V升国VI的时间间隔很短,今年才全面普及国V汽油,9月就要求北方污染严重的两省26市升级为国VI汽油,预计2018年大多数城市将推广国VI汽油。

  相比国V标准,国VI汽油在烯烃、芳烃含量上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对于大多数炼厂来说,才刚刚完成国IV升国V,马上就要开始新一轮的资本开支,压力很大,这点对地炼小厂和内陆国有炼厂尤为明显。这些企业往往催化裂化汽油占比过高,很难满足新的油品指标,必须要新增连续重整、加氢催化等诸多装置才能达标,这也意味着巨额的资本开支。如果企业自身资金实力不够雄厚,很可能在这轮“军备竞赛”中被淘汰出局。对于新投产的大炼厂来说,本来就采用最先进的设计,都以最高标号的国VI油为主,其供需远好于现有牌号的成品油,竞争优势非常突出。

  另外上述装置下游化工品的配套比例很高,尤其是副产大量PX,与其PTA产能的协同效应很强。未来即使PX盈利随着扩产有所下滑,但还是有望凭借着掌控住全产业链,而获得较好的整体利润。

  2、有利于加速淘汰200万吨以下的小产能

  2015年国家放开原油进口审批,这也倒逼地炼企业关停了6110万吨的不合规小产能,减产幅度高达22%。未来随着更多的企业获批,没有进口权的地炼企业将很难生存。

  但为了满足500万吨起步的获批条件,后续申请企业也要淘汰其不合规小产能。我国目前200万吨以下的小产能高达1.4亿吨,占比19%,远高于美国的3%。炼油行业非常强调规模效应,往往单套规模大一倍,能耗低25%,环保处理能力也会提升很多。这些没有成本优势的小产能,能够生存主要就是靠低环保标准和偷逃汽柴油每升1.52元和1.2元的消费税还有部分增值税。但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地炼企业进口原油,税收监管相比进口燃料油将变得更为容易。

  而且国家今年也新出台了对于调油用混芳征收消费税的新规,基本堵死了利用燃料油逃税的法律漏洞。随着地炼3.0时代的到来,未来面对环保和税收的双重压力,以及新建大炼化的竞争挤压,这些炼油小产能很可能会重蹈山东不合规电解铝产能的覆辙,面临大面积被关停的命运。

  3、产能过剩仍在可接受范围之内,炼油产业布局将进一步优化

  从账面上看,我国炼油产能的确存在过剩之嫌,按照全球炼油企业平均开工率83%计算,我国炼油产能过剩1亿吨,产能过剩率大约在13%~18%之间。但我国炼油行业的当前最主要问题并不在于产能过剩,而在于产能结构不合理,在于炼厂布局与市场的不匹配。从某种意义上说,适当的产能过剩还有利于优胜劣汰的市场良性竞争。

  2020年前我国累计将新增炼油能力1.2亿吨/年,总炼油能力将达8.7亿吨/年。但这3年预计地炼和国有小产能每年也将退出4000万吨左右,因此届时有效产能规模变化不大,还在7.5亿吨左右。国内炼油产能过剩仍在接受范围之内。落后产能的集中体现就是“成本高”,在产能过剩的环境下缺乏竞争力。新上大型炼油项目将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以上缺陷,提高我国炼油产业的整体水平和竞争力。无论是以全国视野还是从国有石化大企业的角度来看,新建炼油产能更多是为了实现全国炼油产能战略布局的优化。另一方面,民营大型炼厂上马,无论在加工能力及仓储等硬件设施方面,还是资本方面,实现多元化发展,让民营企业参与,能提升我国炼油产业发展和能源的安全水平。

  从实际操作来看,这一切的顺利执行,都是建立地炼小产能加速退出的基础上,而落后产能的淘汰需要政府下决心更需要一个规范、公平的市场环境。未来国内炼油行业的竞争无疑更加激烈,炼油企业应以此为背景谋划未来发展战略。过剩的炼油产能不可能靠出口化解,优胜劣汰将是主旋律。

  另外,随着共享经济、新能源汽车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石油需求峰值有可能提前到来,市场竞争的将进一步加剧,企业唯有苦练内功,加强合作,确立自身独特优势,以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有立足之地。

  4、成品油出口量大幅增加,对整个亚太乃至全球成品油供需格局带来深远影响

  2016年全球炼油产能接近48亿吨,产量超过40亿吨,开工率接近85%,处于较为景气阶段。过去5年,全球成品油市场平均增速为1.2%,每年的增量在0.5亿吨左右。展望未来3年,假设每年增长为0.35亿吨,则累计增量将超过1亿吨。

  但从供给端看,全球除了我国以外,新增产能极少,仅为0.46亿吨,尤其是对我国影响更大的亚太地区,新增产能只有0.21亿吨,而同期日本还将关停0.2亿吨产能,总供给接近零增长。但该区域又是公认的增速最快区域,过去几年增速接近3%,每年增量超过0.4亿吨,供需失衡会更为严重,预计未来每年出口增长为1000万吨,3年后净出口量达到0.5亿吨。

  另一方面,在中国国内炼油能力过剩和成品油需求增速逐步回落的影响下,近几年中国成品油出口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成为亚太地区内主要的成品油出口国之一,并对区域贸易格局产生重要影响。2013年我国成品油出口开始提速,2015年转为净出口国,2016年出口总量猛增至3820万吨,同比大增50.3%,增量主要来自汽、柴油,航空煤油出口保持相对稳定。其中,汽油出口量为970万吨,同比增长64.4%;柴油出口量突破1500万吨的关口,同比增长115%。从出口流向看,2016年,中国对亚太地区成品油出口量达到3181万吨,占其总出口量的83%。

  如此快速的出口增长,除了国内产能过剩的挤压以外,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海外供需紧张,客观上需要我国出口来填补供需缺口。未来几年,剔除我国的全球供给增长依然缓慢,供需缺口还会进一步扩大,因此国内产能投放虽大,但是考虑到全球再平衡后的供给冲击就相对有限了。

  5、中国地炼3.0将倒逼国有主营炼厂改革

  在地炼2.0时代,地炼单个企业在规模和综合实力上不能与国有主营炼厂相比,但随着中国地炼3.0时代到来,过去的短板也不再成为劣势,再加上地炼又是天生的市场求生者,市场化程度高、经营灵活、历史包袱轻、运作高效、成本低,特别是近年在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管理及高端人才方面步伐明显加快,将成为国有主营炼厂的重要竞争对手。

  对于国有主营炼厂而言,相对地炼2.0时代具有原料成本低、规模大、能耗低、技术先进、终端销售网络发达等优势,但依然存在着管理成本高、运营效率低、经营机制不活、企业负担沉重等经营问题,部分企业还存在着严重的产能与市场不匹配等布局问题。

  随着新建大型地炼的投产,来自地炼的竞争压力将倒逼国有主营炼厂深化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和技术创新升级,在竞争与合作中谋求共同发展和进步。

  本文部分内容整理自东方证券《大炼化——未来化工最大的投资风口》

  背景链接

  山东地炼的前世今生

  地炼,是相对于主营炼厂而言,其发展起源于1998年我国石油石化行业的宏观调整。1998年政府对石油行业进行了结构性调整,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两大公司业务重组,小炼厂区别性关停并转。整顿结束后,加工能力在100万吨/年以上的炼厂大多划归两大国有石油公司,而100万吨/年以下的小炼油企业选择保留了82家,成为地炼;沥青厂、溶剂油厂和润滑油厂交由地方政府管理;其余则予以关闭。

  随着中国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化经济转变,山东地炼的原料供应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主要加工原料经过了国产原油、进口燃料油、进口原油三个主要阶段。目前,山东地炼的原料供应形成了以进口原油为主、国产原油为辅的格局。

  第一阶段:20世纪70~90年代,原油作为国家的重要战略物资,一直由国家管控。在该阶段,山东地炼所加工的原料主要为油田落地油、散井油以及国家批复的胜利原油指标油,其中胜利原油指标油配额不足200万吨。截至1997年底,全国原油加工能力约为2.29亿吨/年,其中地炼约1308万吨/年,占全国原油总加工能力的5.7%,每年加工原料总量约为1000万吨。

  第二阶段:2000~2014年,以进口燃料油为主要加工原料。随着地炼产能扩增,国产指标原油难以满足生产的需求,山东地炼迫切需要其他的原料来源。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成品油(包括燃料油、汽油、航空煤油、柴油、石脑油、蜡油)国营贸易进口于2004年取消配额管理,改为自动许可管理,直馏燃料油成为地炼的主要原料。进口燃料油品质较差,API度普遍在10~20,而且硫含量偏高,是国内外大型炼厂“不屑于”加工的重质原料。在原料供应短缺的情况下,进口燃料油成为山东地炼的主要原料,并促进地炼二次催化、焦化等加工装置产能快速扩张。

  第三阶段:2015年以后,以进口原油为主要加工原料。随着中国油气市场化改革的推进,2015年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口原油使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进口原油逐渐成为地炼重要的加工原料。截至2017年4月,全国共有23家地炼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共计使用配额9585万吨/年,其中山东共有18家地炼获得进口原油使用权,合计使用配额6085万吨/年。

  (来源:中国石油报、卓创资讯)

 
  【作者: 王祖纲 关闭窗口
铁岭站党员“讲述”有故事
一线写真:让隐患无处藏身
武汉管理处十堰暴雨灾后治理工程后记
行走在天堂和地狱之间
七夕如何表达你的爱?
中油测井长庆事业部为员工撑起健康“保护伞”
铁岭站开展善行者捐款活动
管道建设的一场技术革命
我国东北管网安全改造历时七年圆满收官
金旭:纳米世界找油气
刘新儒:铆工里的IT男
管道公司多项巡护措施保障管道安全侧记
管道公司两篇文章入编国家“两学一做”教育全书
管道公司开展模拟锦郑管道漏油应急抢险演练
记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李宁创新团队”
“三种能力”助力管道安全
管输原油计量用上“大数据”
大港站开展“一周一消缺”活动
苏浙沪管理处昆山站动火
沈阳龙昌完成辽阳站进出站管线与铁大复线管线连头无损检测
创新融合方式 凝聚发展力量
国家质检总局督察中俄二线工程
中国石油与四川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石油获取ADCO 8%权益
王宜林出席华东地区石油石化企业工作汇报会强调
利用区域优势打赢提质增效攻坚战
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王宜林赴中亚地区调研
章建华任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
王宜林出席中国石油在俄企业工作汇报座谈会
中国石油在疆合资合作又添新丁
新版中国石油内外网站正式上线
中国石油与穆巴达拉石油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中国领导人出访推进中外能源合作综述
中国石油荣膺首批中国绿色新标杆品牌企业
本网介绍投稿信箱广告刊例联系方式 理事会

版权所有:石油商报 | 京ICP经营许可证031009号 承办:中国石油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