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巴国度:来一场油气勘探的“里约大冒险”

  11月6日,巴西进行了权益转移(TOR)项下盐下剩余储量的招标,招标区块包括桑托斯盆地深海盐下油气区的布基亚斯、阿塔普、伊泰普和塞皮阿4个油田,共拥有60亿~150亿桶石油储量。鉴于政府对4个油田要求的签字费分别为172亿、34.4亿、4.4亿和57.2亿美元。在招标前,获得投标资格的外国公司有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壳牌、BP、中国海油、挪威国油、葡萄牙Petrogal、马来西亚国油和道达尔等14家。尽管这4个油田的勘探风险较低,但对于许多石油公司来说,政府设定的签字费较高。除了签字费外,石油公司还需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以下简称Petrobras)签订协议,补偿Petrobras之前发生的投资。最终仅中国石油(5%)和中国海油(5%)与Petrobras(90%)联合,获得布基亚斯油田权益,Petrobras担任作业者。而伊泰普油田则由Petrobras(100%)获得,其他两个油田流标。

  11月7日,在第六轮盐下勘探区块招标中,政府推出了5个勘探区块。仅中国石油(20%)和Petronas(80%)联合中标阿兰姆区块,后者担任作业者,签字费12.6亿美元,其他区块全部流标。

  油气勘探历史悠久 深水大油气田接连发现

  巴西位于南美洲,面积851.49万平方千米,居世界第五,首都巴西利亚。巴西是拉美地区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油气勘探经历了160年的历史。本世纪初深水油气连续大发现和私有化进程的加快,使得巴西成为世界大油公司竞相角逐的热点地区。近年来,巴西对中国出口的原油量持续上升,今年1~3季度累计达到2915万吨。中国三大油公司已经通过并购和竞标进入巴西上游领域,成为巴西油气对外合作的重要合作伙伴。面对高端市场,需要更大耐心和信心,努力把巴西做成深水油气合作的示范区。

  巴西的油气勘探工作从1865年开始,1922年钻第一口井,1939年在雷康卡沃盆地萨尔瓦多油苗附近钻探发现第一个陆上油田洛布托油田。1960年后,巴西的勘探工作开始向海上转移,1968年在塞尔希培—阿拉戈斯盆地发现第一个海上油田瓜利塞玛油田。至1975年底在巴西东部大陆边缘开展了大规模勘探,在5个盆地共发现105个油气田,其中在坎波斯盆地发现的纳莫拉多油田储量达6300万吨(以下储量均指可采储量,数据均来自IHS)。1980年初开始在250米以下深水区进行石油普查,1984年在坎波斯盆地发现了马里姆巴和阿尔巴克拉油田,截至2018年年底,在坎波斯盆地累计发现12个大型和巨型油气田,原油储量20亿吨,天然气储量3869亿立方米,展现了深水油气勘探潜力巨大。与此同时,勘探向南转移,1979年在桑托斯盆地获得第一个深水油气发现;在桑托斯盆地已累计发现12个大型和巨型油气田,原油储量达到37亿吨,天然气储量15356亿立方米,其油气资源潜力远超坎波斯盆地。

  海上油气田的逐步开发,使得巴西油气产量得以快速增长,2018年年产原油达到1.4亿吨,天然气252亿立方米,成为世界第十大产油国和拉美地区最大的产油国。投入开采的油气田50%以上来自海上,主要集中在坎波斯盆地,桑托斯盆地的许多油气田还有待开发。随着海上大型和巨型油气田投入开发,巴西的油气产量还会进一步增长。2027年巴西有望成为石油输出国组织外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石油产量将翻一番。

  法律法规逐步完善 私有化进程不断加快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创建于1953年,一直负责巴西境内所有的石油勘探、开发、炼制及运销等业务。1997年,时任巴西总统卡多索签署《石油投资法》,创建国家石油局,开启了巴西石油工业对内、对外开放的新纪元,也结束了Petrobras的垄断地位。2000年8月,巴西政府出售Petrobras公司28.5%的股票,出售的股份总价值超过40亿美元,其中超过半数卖给了外国投资者。

  2010年6月30日,巴西政府通过一项盐下权力转移改革法案,在坎波斯和桑托斯盆地中部划出一个盐下多边形范围,授权Petrobras可以从6个盐下油田生产50亿桶油当量的专有权,Petrobras可以剥离这些地区最多70%的资产。法律还规定了盐下区块的签字费和矿费(15%)不可回收。

  2016年2月,巴西通过新的《石油法案》,对外开放深海盐下石油勘探权,Petrobras不再是盐下油气田唯一的作业者,且不必持股30%以上。2019年1月博尔索纳罗就任新一任巴西总统后,进一步推行私有化,要求通过巴西盐下油田的招标来吸引投资,加快油田开发。10月17日,博尔索纳罗总统批准了第13885号法案,改变过去将招标获得的签字费收归政府的做法,使各州和市政府能够分享从剩余储量招标中获得的签字费收入。根据新的法律,在联邦政府向Petrobras支付90亿美元作为补偿后,盐下区块的任何签字费收入将按照比例在州、市和联邦政府间分配,竞标采用产品分成合同,向巴西政府提供最大利润油分成比的公司或联合体将中标。

  多轮招标 国际大型石油公司连续中标

  1998年新的《石油投资法》颁布后,政府启动了大规模的区块招标,对非盐下区块均采用许可证合同模式。截至目前已进行了16轮招标。在第15轮招标中,坎波斯盆地C-M-789区块竞争最为激烈,以埃克森美孚牵头的联合体投出了28.2亿雷亚尔(约7亿美元)签字费,为招标要求最低签字费的6839.01%。

  今年10月举行的第16轮许可证区块招标中,政府提供了36个近海区块,来自9个国家的11家公司投标,其中包括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10家公司中标,有12个区块被拍出,政府获得了89亿雷亚尔(22亿美元)的签字费,其中坎波斯盆地的C-M-541区块是迄今为止获得的最大一笔签字费40.3亿雷亚尔(约10亿美元),打破了第15轮招标时的签字费纪录,在巴西已经举行的特许经营竞标中创下了新的纪录。巴西能矿部长Bento Albuquerque说,第16轮招标结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表明巴西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政策正在步入正轨。

  第1~5轮的深水勘探区块的竞争也非常激烈,但今年第6轮盐下区块和TOR剩余储量的招标却异常冷清,多家国际石油公司申请获得了投标资格,但最后都没有参与竞标。

  对比今年第16轮非盐下特许经营权区块招标的激烈情况,国际石油公司对盐下区块异常冷淡,仅中国公司参与,分析有几种可能:一是新总统上台,颁布的新法律法规需要时间去消化;二是各家都已经在巴西获得多个区块,想集中精力将已有的项目做好;三是本轮有潜力的区块要求的签字费很高,而且不可回收,只能抵税,影响了投标热情;四是部分勘探区块可能存在天然气以非烃气为主和储层非均质性大的风险,已提供的4个油田还存在因储层非均质性变化导致储量变小的风险;五是未来深海工程建设投资高,回收周期长,各家公司可能在考虑不同的投资组合配比。

  中国公司深化合作 确保项目稳健发展

  2012年,中巴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高层交往频繁,为中国企业投资巴西创造了良好的机遇。巴西是深海油气勘探开发的高端市场之一,自2010年起,中国三大油公司也积极参与,先后获得了一些项目。我们需要知己知彼,稳步推进,确保项目健康发展。

  2010年10月,中国石化以7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西班牙雷普索尔石油公司在巴西石油勘探和开采业务中40%权益。2018年中国石化巴西项目天然气权益产量30亿立方米,凝析油权益产量326万立方米。但巨额的购股款给项目投资回收带来了沉重负担。

  2013年,中国石油和中国海油参股的里贝拉项目,快速评价落实了区块内梅罗油田储量,目前开发方案已经得到政府的批准,油田正在试生产,同时就合同区块外跨界构造签署了联合开发协议,是中国公司在巴西运作最为成功的项目。

  2017年,中国石油参股的佩罗巴区块,勘探潜力有待进一步评价。刚刚参股的布基亚斯油田位于桑托斯盆地,原油储量9.5亿吨,天然气3400亿立方米。2014年9月开始试生产,2018年13口井生产,年产油193万立方米。

  2017年,中国海油参股了卡波弗里奥中区块(20%),2018年参与的保罗巴西区块(40%)和中国石化入股的雷普索尔-中国石化巴西公司参与的沙滨霍油田外延区块(25%),均是“小大非”项目。除了中国海油单独拥有巴西海上592风险勘探区块100%权益,中国三大油公司在巴西的项目绝大部分是“小大非”项目。

  海上的作业投资周期长,勘探项目的风险高,需要我们有信心和耐心去做好现有项目。一是不断学习西方和当地深海项目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二是高度重视部分油气田高含非烃类气体在油田钻完井和海工建设中带来的环保风险,加强全合同的弃置研究;三是密切关注因社会动荡造成投资增加和工程进度延后的风险;四是大力推动派员进入联合公司工作,发挥中方在勘探开发方面的技术优势,使巴西成为深海油田技术和管理人才的培养基地;五是加强和西方公司的合作,实现强强联合;六是做好深水油田项目、勘探项目和陆上项目的配比,形成良性投资组合。

  窦立荣(中国石油国际勘探开发有限公司专家中心)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