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油气新“王牌” 中国怎么办?

  近年来,中国油气依存度不断提高,2018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分别攀升至69.8%和45.3%,而且随着中国的发展能源对外依存度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国持续加大油气出口,中美俄三国关系也恐将随之发生变化。
  中国在追赶美国的道路上存在很多变数,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就是战略资源领域的力量对比。当中国仍在大量进口石油、天然气时,美国已摇身一变成为油气出口大国,这种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过去一段时期,美国和中国一样需要从国外大量进口石油,但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去年公布的数据,自1973年以来,美国首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随后,美国能源信息署还发布展望称,美国将在2020年成为原油等能源的出口超过进口的“净出口国”。尽管有分析认为,美国变成石油出口大国,难撼俄罗斯石油对华出口地位,但这对全球能源格局、地缘政治、世界经济乃至中美关系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伴随着美国非常规油气革命,美国在世界石油市场上的角色发生了颠覆性的转变。美国已经由依赖国际石油供应的消费大国,很快转变为石油生产、加工、出口、消费大国。
  2018年2月,美国超越沙特成为全球第二大原油生产国。这是逾20年来第一次美国石油产量超过沙特。此后,在2018年6月和8月,美国原油产量自1999年2月以来第一次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最大原油生产国。EIA预计,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将继续超越俄罗斯和沙特。
  在过去十年中,美国的原油产量增加了一倍多。
  反观中国,近年来,中国油气依存度不断提高,2018中国油气对外依存度分别攀升至69.8%和45.3%,而且随着中国的发展能源对外依存度还有可能进一步上升。在此背景下,如果美国持续加大油气出口,中美俄三国关系也恐将随之发生变化。
  2019年年底,中国的石油原油日进口量或许会突破1100万桶。这是什么概念呢?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的石油日出口量也就约为700万桶,全部运到中国都不够。全球石油产量第四大国,伊拉克的石油日开采量也就约为455万桶。这些石油就是他们自己一滴也不用,全部出口到中国,也达不到我们需求的一半。
  实际上中国目前已经是俄罗斯、伊拉克、伊朗、安哥拉、委内瑞拉、巴西等多个石油出口大国的最大购买者,并且还是多个石油出口大国的前三大购买者。普通三五个国家出口的石油,根本不能满足我们的需求。
  不仅如此,我们还从美国进口石油了。美国数年前还是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现在这个位置让给了中国,而且由于页岩油的大幅开采,美国摇身一变成为了全球重要的石油出口大国了。
  有分析认为,从进口方式来看,美国原油进口不会对俄罗斯形成替代。俄罗斯向亚太市场出口的是东西伯利亚-太平洋(ESPO)混合原油,其含硫量相对较低,对中国运输时间短,输油成本低,油价和质量较有竞争力。美国生产商向中国市场提供的油品种类较多,既有WTI米德兰轻质低硫原油也有Mars高硫原油,美国原油产品质量很高。但美国石油管道和出口港口严重落后于其产能,目前美国没有通往太平洋沿岸的输油管道,石油要出口中国,需要在墨西哥湾装船,通过巴拿马运河运往中国。而墨西哥湾大部分码头只能停泊容量50万桶的阿芙拉型油轮,可停泊容量90万-100万桶的苏伊士型油轮的码头十分有限,其运输成本最高能达到中东的三倍。因此,俄罗斯在对华出口油气方面优势明显。
  不过,从长期来看,美国油气对华出口有可能加快。有分析指出,随着美国页岩油的蓬勃发展,OPEC将在未来五年进一步失去对市场的控制力。国际能源署(IEA)发布报告指出,到2024年,由于伊朗和委内瑞拉产量的下降,OPEC的原油出口能力将有所下滑。而美国页岩油产量有望持续增长,美国将占到全球新增原油产量的70%。美国有望在不久后超越俄罗斯,2024年前取代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最大原油出口国。当然,俄罗斯资源优势突出,美国也不甘落后,美、俄两国面对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油气消费市场必然展开争夺。这将导致中、美、俄三国关系非常微妙,随时可能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并对世界经济、政治乃至安全与稳定产生重要影响。
  很明显,美国并不会轻易放松对中东产油大国施加影响,同时其在拥有美元与军事实力优势的基础上,将再增加油气领域的话语权,相当于又多了一张“王牌”或一把“杀手锏”。对此,专家建议,我国须进一步加强对油气等战略性矿产资源的调查评价工作,做好相关类别的资源储备。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