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缝里“挤”石油

  “我脚下蕴藏的页岩油,能以亿吨级计算。可是,它的渗透率超低,要把勘探数字变为成桶成桶的石油,必须想办法把油从石头缝里‘挤’出来,这可是一道大难题!”面对记者,大港油田页岩油勘探开发研究所副所长官全胜既兴奋,又担忧。

  今年35岁的官全胜,此时住在一个铁皮房子里。虽然已近中秋,又有风扇在吹,里面依然闷热难耐,待一会儿就一身汗。为解决技术难题,保障页岩油稳产,他全然顾不上这些。

  房子外面,是一片被农田包裹的空地。不远处,采油的“磕头机”点头抬头,日夜不息。高高架起的钻井“隆隆”作响,不知疲倦地探寻地底的奥秘。

  在现场,记者发现两口油井。乍看上去,并没有特殊之处。没想到,这就是大港油田已经投产的两口页岩油井——官东1701H井、官东1702H井。如今,两口井持续稳产400多天,单井日产量15-25立方米,累计产油超过1.5万立方米。

  “大港油田发现陆相页岩油亿吨级增储,实现两口页岩油井稳定工业化开发,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大港油田公司总经理赵贤正自豪地说。

  西方地质学家曾给页岩油开采“扣帽子”:“海相生油,陆相不能生油”。事实上,世界上发现的石油资源大都处在海相地层,陆相地层的潜力不被看好,而大港油田就处在陆相地层。之前,国内多个油田尝试开采页岩油,可单井出油有限,一直未能实现工业化生产。

  站在办公室的油田勘探地图前,大港油田公司副总经理周立宏介绍,国际能源署预测,中国页岩油可采资源量有50多亿吨,仅次于俄罗斯和美国,排全球第三,主要分布在中新生代陆相湖盆富有机质页岩中。“对页岩油的工业化开采,既然没有经验可循,就需要大胆探索,必须有人‘第一个吃螃蟹’”。

  不同于流动的石油直接钻取,开采页岩油必须直接从生油母岩中提取,通俗说就是“在石头缝里采油”。而其关键,是了解石头缝隙的构造。如同要分清一个汉堡里,牛肉、生菜究竟谁在上、谁在下。

  走进四五层楼高、有序排列的大港油田岩心库,从地下取出的圆筒状岩心层层排列。其中,一段连续500米长的岩心最是特别。抽出一截,放在手中端详,暗青色,沉甸甸。放到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岩石缝隙中油气“夹心”呈现的荧光清晰可见。

  赵贤正说,看待页岩油开采,理念创新很重要。“页岩油的储集能力多用纳米级来表征,根本不具备自然产能。改造之后,便不再是‘铁板一块’,而是蕴藏着大量油气。经过大型体积压裂后,获得工业产能。”

  为此,大港油田从基础研究入手,安排了500米的连续取心井。在分析测试基础上,独立自主创新研究,揭示出陆相盆地页岩油高丰度、高脆性控制机理和分布规律,初步形成了19项勘探开发配套技术。通过注水、加砂等方式,增加地下压力,在岩石中大规模人工造缝,将页岩油像挤牙膏一样“挤”出来。

  149天挥汗如雨。当深黑色的页岩油从井口喷涌而出的那一刻,官全胜和同事们激动得跳了起来:“过去总说有潜力,现在潜力终于变成了实力!”

  如今,在大港油田,更多的页岩油正被开采出来,彻底打破了陆相地层“有油采不出”的尴尬局面。根据规划,大港油田计划今年产页岩油5万吨,到2025年页岩油整体增储3亿吨,年产页岩油50万吨。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邹才能认为:“大港油田的探索是我国陆相页岩油工业化开采上的一次突破。”

  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哈伯特将一个地区石油产量达到峰值后,不可避免开始下降的自然规律称之为“钟形曲线”。邹才能说,在“钟形曲线”开始笼罩我国东部老油田的当下,渤海湾、松辽、鄂尔多斯、准噶尔等大型沉积盆地以及许多“小而肥”的中小型盆地,可以将大港油田的经验作为“他山之石”,实现“老树发新枝”。

  野外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光芒,犹如无数银珠,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偶有微风拂过,带来丝丝凉意。可这样美的夜,官全胜也顾不上留恋。他匆匆回家,带上几件换洗衣服,又钻进铁皮房子,和同事们一道,继续寻找深藏在石头缝里的页岩油。(记者王明浩、毛振华)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