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能再承受塑料之轻

  暑期带孩子去河北上山下海,昌黎的黄金海岸比较干净,但清晨赶海还是看见有保洁员在沙滩上拣拾垃圾;承德的磬锤峰索道,随山势起伏绵延1600多米,山林寺院、流涧丹霞在微雨中交融错落尽情铺展,但这样的清幽雅致却屡被“栖息”在树顶、深沟的各种塑料物品所搅扰,这些垃圾就很不好拣拾了。

  然而这些只是寻常所见,再远一点,被称为“地球第三极”的珠穆朗玛峰,在最近一次为期45天的清理行动中,清除垃圾超过11吨。更远一点,北极和南极也已发现了与全球人口密集地区浓度相当的微塑料富集现象。甚至在深达万米以上的马里亚纳海沟,今年5月有探险家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塑料袋和若干糖果包装纸。极峰,极寒,极深,塑料已无所不及。

  据统计,人类在过去50年给地球留下了70亿吨塑料垃圾,靠自然降解需要200~400年。联合国数据显示,每年有超过800万吨塑料进入海洋,这些垃圾不仅直接破坏海洋生态系统,经过长年累月风吹浪打,最终形成直径小于5毫米的“微塑料”,进入无数海鸟、鱼虾和其他海洋生物体,并不断反馈到人类的餐桌,“反误了卿卿性命”。科学家保守估计,全球人群半数以上体内含有塑料微粒。

  好在,从民间到企业到国家再到国际社会,都已经开始了灵活多变、轰轰烈烈的“救亡图存”。民间层面,以分类回收和减少用量为主。荷兰一家旅游公司想出了解铃还需系铃人的新型旅游项目,请游客坐船一边观光一边拣拾阿姆斯特丹运河里的垃圾,2018年仅塑料瓶就拣出4.6万个。印度阿萨姆邦一所学校去年开始让学生收集塑料垃圾来充抵学费,美国旧金山机场开始禁售塑料瓶装水,英国牛津一家超市正在试验食品、水果不加包装“裸卖”。

  企业层面,以加强管理科技创新为主。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联合包括陶氏化学、埃克森美孚、宝洁和三菱化学等约30家企业,于今年1月成立非盈利组织“终结塑料垃圾联盟”,承诺投入10亿美元以减少和消除塑料垃圾对环境的影响。捷豹路虎已在英国实现了2020年零垃圾填埋的目标,未来将继续发展可回收材料。近年来国际上生物降解塑料的发展较为迅速,但基本被美国、英国、意大利和日本的4家企业垄断,且产品价格高达每吨7000多美元,很难规模推广。正因为此,垃圾出口对发达国家来说是条“捷径”。

  国家层面,以推出不断加码的限塑令为主。中国2008年就开始严格限塑,尤其2018年停止进口塑料垃圾,将对全球的塑料垃圾处理和居民生活方式带来深远影响。据联合国2018年统计,印度、智利、丹麦、德国、加拿大等60多个国家都在最近几年制定了相关限塑政策。

  国际社会层面,以达成共识加强合作为主。今年5月,来自180个国家的代表在日内瓦修订了《巴塞尔公约》并通过修正案,塑料垃圾将实现全球监测追踪,发达国家不能再“偷偷”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塑料垃圾。6月,在G20大阪峰会上各国达成协议,“到2050年停止向海洋倾倒塑料垃圾”。

  塑料垃圾如此难以治理,说到底可能无外乎两条:处理成本高,替代产品少。这也决定了塑料垃圾处理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上下求索的事情需要企业深化改革转型升级,需要各国家真正担负起责任。而对于凡人你我,想一想全球每分钟就会消费100万个塑料瓶、950万个塑料袋,平均每人每年要消费塑料制品7万件,咱们能否每天少用一个塑料瓶、少用一个塑料袋,让世界少一份不能承受之轻。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