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油价不会长期保持高位

  2019年一季度,布伦特原油以54.12美元/桶开盘,以68.39美元/桶收盘。从开收盘价看,涨了14.27美元/桶,涨幅为26.37%。美国西得克萨斯中质原油(WTI)以45.77美元/桶开盘,以60.14美元/桶收盘,涨了14.37美元/桶,涨幅为31.4%。欧佩克一揽子原油以52.14美元/桶开盘,以67.23美元/桶收盘,涨了15.09美元/桶,涨幅为28.94%。

  国际油价的持续上涨引发了需求侧的忧虑,油价未来走势更是各方关注焦点。笔者认为,今年二三季度,国际石油市场面临较大的供需压力,石油价格可能突破75美元/桶或达到80美元/桶,不过由于存在多种抑制因素,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打压油价过快上涨,因此国际油价长期保持在80美元/桶以上高位的可能性不大。

  一季度油价缘何大涨

  2019年一季度国际石油价格之所以会走出一条不断上涨的曲线,主要原因是沙特阿拉伯等产油国的大力减产。到3月份,欧佩克原油产量已处于2015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2018年11月,沙特阿拉伯原油产量达到创纪录的1102.1万桶/天,2019年3月下降到979.4万桶/天,处于四年来的最低水平。与2018年最高石油产量相比,3月沙特阿拉伯减产了122.7万桶/天。

  因此,欧佩克承担的减产责任,基本上是由沙特阿拉伯一国承担的,且实际减产量已大大高于欧佩克应该承担的数量。

  2019年一季度欧佩克的减产履约率之所以如此之高,还有一个重要的客观因素,就是委内瑞拉的被动减产。

  2006年,委内瑞拉石油产量达到最高峰,为334万桶/天。近年来,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不断下降,到2019年3月10日前后,委石油产量下降到只有50万桶/天。

  欧佩克之外的石油产量也在下降,加剧了供应紧张,其中减产主要来自美国和加拿大。

  2018年12月,美国石油产量为1651万桶/天,2019年1月和2月分别下降到1633万桶/天和1638万桶/天,下降了18万桶/天和13万桶/天。与此同时,由于阿尔伯塔省生产商的强制性减产,2019年1月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下降了23.5万桶/天。

  因此,虽然俄罗斯没有履行减产承诺,但是2019年一季度全球石油供应比2018年有较大幅度的减少。根据国际能源署的统计,2019年1月和2月分别减少了145万桶/天和179万桶/天。

  二三季度仍存较强上涨动力

  进入春夏季后,全球将迎来用油高峰期,市场供给较为紧张,国际石油价格面临较强的上涨动力。

  国际能源署认为,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二季度将比一季度增长80万桶/天、三季度将比一季度增长170万桶/天。

  欧佩克预测,2019年全球石油消费将超过1亿桶/天的大关。2019年二季度全球石油消费将比一季度增长16万桶/天,三季度将比一季度增长157万桶/天。

  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消费国,美国的石油消费存在明显的季节性。每年5月底到9月初为美国的驾车旅行高峰期,是美国石油产品需求旺盛的季节,汽油零售价格将处于一年中的最高水平,往往会拉高WTI的价格。

  石油出口是沙特阿拉伯政府主要收入来源,对资金的渴求将使其尽最大可能推高油价。2015年-2017年间,沙特阿拉伯政府收入的70%左右来源于石油出口。也门的战争、2030远景目标的实施,都需要源源不断巨额的石油收入。但3月10日,沙特阿拉伯能源大臣法利赫明确表示,在今年6月底的会议前,不会改变联合减产的政策。

  联合减产行动中,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不受限额的约束,但恰恰是这三国给国际石油市场的供给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

  2018年11月5日,美国宣布对伊朗石油实施禁运,8个国家及地区暂获180天的豁免,2019年5月豁免到期。2019年2月,伊朗的原油产量为274.3万桶/天。委内瑞拉拥有世界第一大探明石油储量,今年3月上旬石油产量已下降到只有区区的50万桶/天水平。国际能源署认为,委内瑞拉石油产量下降趋势难以逆转。

  2011年8月卡扎菲政府倒台以来,利比亚就一直内乱不止。2019年3月,利比亚原油产量为109.8万桶/天,主要供应欧洲。4月4日以来,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开始进攻首都的黎波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调停失败,美军撤出了特遣队,印度撤出了维和人员,意大利埃尼集团撤出了石油技术人员。内乱必然影响到该国的石油产出。

  80美元/桶是天花板

  尽管如此,当前仍存在着众多抑制油价上涨的因素,并有可能导致油价回调。

  首先,对世界经济衰退的忧虑是油价挥之不去的阴影。

  多家机构预测,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2.4%和2.0%,低于2018年的2.9%。4月2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和欧盟,同时发布贸易问题拖累全球增长的预警,一致认为全球增长动能正在丧失,可能会陷入停滞状态。

  其次,俄罗斯的立场决定联合减产的命运。

  2018年12月,俄罗斯石油公司总裁谢钦就致信普京,认为联合减产协议将给俄带来战略威胁,给美国制造了领先优势,联合减产应该终止。2019年3月,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称,不能保证减产协议延长至2019年底。

  但俄总统普京2019年4月9日明确指出,不支持不受控制的油价上涨,将在今年晚些时候讨论减产协议问题。

  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因素,美国不断增加的石油产量将抑制油价上涨,特朗普更会为油价设置天花板。

  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生产国,美国石油产量的不断增加并抢占市场份额一直是欧佩克和俄罗斯的心头大患。2019年3月底,美国原油产量扭转了1月-2月下降的势头,再度攀升10万桶/天,达到1220万桶/天的水平。随着7月1日二叠纪管道投入运营,原油出口将在目前300万桶/天的基础上,再增加50万-60万桶/天。

  美国被称为汽车轮子上的国家,石油消费中汽油排名第一,约占46.1%。交通支出排在住房之后,是美国家庭第二大支出,占16%左右。正因为如此,汽油价格是美国社会普通关心的话题,直接影响到选票,作为总统的特朗普必须给予高度关注。2019年4月8日,美国普通汽油平均零售价格为2.745美元/加仑,已超过2018年全年平均水平。截至3月底,特朗普2019年共发了四条油价推文,2月25日和3月28日的推文直指欧佩克,认为油价太高了,欧佩克应该增加石油产量。

  3月24日,耗时近两年的“通俄门”调查告一段落,为特朗普谋求连任扫清了最大的障碍。可以预料的是,至2020年大选前的时间里,特普朗将会更加高度关注油价问题。如同2018年一样,从现在至9月底,如果美国普通汽油价格接近3美元/加仑,将会引起特朗普的激烈反应,一条接一条指责欧佩克并要求沙特阿拉伯增加石油产量的推文就会出现,届时沙特阿拉伯必然会如同2018年6月一样,结束减产并增加石油产量。

  2019年4月4日,“反石油生产和出口卡特尔法案”(NOPEC)在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获得通过,虽然最终能否成为法律还存在很大的疑问,但其本身就足以警告沙特阿拉伯和欧佩克在石油价格和减产行动中要小心谨慎。而对于美国的威胁,沙特阿拉伯和欧佩克的反制手段有限,除了妥协没有更多的选择。

  4月9日,布伦特原油最高触及71.34美元/桶,达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2019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国际石油价格将在目前水平上继续上涨,从历史经验看,进入夏季后,突发灾害性天气等会对石油生产和运输产生较大的影响,油价极有可能达到或突破80美元/桶。但是,由于对世界经济衰退的忧虑、俄罗斯的政策、美国的石油生产,特别是特朗普的政治需要,2019年二季度和三季度,国际石油价格长时间高于80美元/桶的可能性不大。一旦高过80美元/桶,就可能会向下回调,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等将会放弃减产转而增加石油产量。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