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星上匠”添彩“化工长子”

——记吉林石化乙烯厂乙烯车间化工五班值班长姜涛

http://center.cnpc.com.cn/pic/0/00/09/69/96908_759283.jpg

  石化行业不是一个人干的;我们班三十多个人,缺谁都不行,这是一个团队。我不希望装置出现任何波动,不希望跟我干的兄弟们受伤,要让他们平平安安回家。 ——姜涛

  吉林石化乙烯厂已经下班四个小时了,刚走出大门的姜涛,在夜幕下突然感觉有些恍惚。

  他好像看见一个踮脚的少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乙烯厂,嘴里跟着嘀咕:“要是毕业后能来这里工作就好了……”

  “别做梦了,这么好的单位你能去得了?”不知从哪儿跑来一群小伙伴,看不清模样,半嘲笑半玩笑地说。

  “咋就去不了?我在技校学的就是化工,一定能去!”少年的语气倔强,神情坚毅而清晰。

  “好好读书,学好技术,相信自己,你一定能进乙烯厂工作!”41岁的姜涛笑了笑,揉了揉眼睛,喃喃地对着1995年的自己——那个18岁的幻影说。

  专注——艺痴者技必良

  1996年,吉林石化乙烯厂乙烯装置开车。作为优秀毕业生的姜涛,恰在这一年正式参加工作,成为了乙烯厂的一名普通员工。

  刚走出校门的姜涛,冷不丁走进遮天蔽日的钢铁世界,面对纵横交错的管网,视觉上的冲击加上心灵上的震撼,让他的热血一下子沸腾起来。从此,他每日都是早早起来上工,晚上则一头扎进技术资料和图纸,半宿半宿地下功夫,把问题记下来。第二天再去溜管线,查阀门,登高爬塔,现场解决问题。投料试车的日子,他干脆吃在车间,住在厂里,学习成痴,一连十几天不回家。

  “到车间后,感觉装置真大,岗位真多。快速掌握了自己所在的岗位技能后,又开始偷摸儿学。因为当班长要会两个岗位,当值班长要会所有八个岗位。人家要是给你机会再学,那肯定就晚了,更何况人家为啥要把机会给你呢?”姜涛说。

  于是他想方设法地搞来很多其他岗位的技术资料自学,从化工原理到工艺流程,从岗位规范到应急操作,一股脑儿吞进肚子里。日复一日,他终于能迅速地找到每一个阀门,背出每一个生产参数,家中的三本挂历后面,画的都是流程图,装置上的任何一条管线都能在上面找到。

  有人看在眼里,劝他说别太累,更不要有太大压力。但姜涛不以为然:“累不是压力,不让我干活才是压力,技能不硬才有压力。”

  考试评星级操作员的日子到了,通过一门一颗星,全部通过五颗星。姜涛从早到晚一口气参加了所有岗位的考试,最终没有悬念地夺得大满贯,成为了厂里的“五星上匠”!

  技能过硬的他终于获得了厂里的肯定,很快就当上了班长,后来又成为最年轻的值班长,实现了他当初“要当就当个最好的工人”的夙愿。

  “姜涛就是一个技术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首席工人技师、首届十大金牌工人这些荣誉是不会骗人的,他的技能水平和这些头衔是完全对等的!” 一起共事了20多年的老伙伴饶东臣全程见证了姜涛的成长。

  精益——切磋琢磨

  勤于思考、善于总结是他常有的态度;立足基础、精益求精是他一贯的作风。

  “姜师傅在技术方面想法挺多的,我们班的车间技师最多,有事没事他就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研究讨论装置怎么更平稳,操作更安全,能耗更小。往往是他提出一个想法,然后大家一起讨论。这么多年下来,他提出的很多想法实现了,也都得了技术奖。”分离岗位主操孙雷是姜涛一手带出来的工人技师,在谈起师傅对技术的追求时,脸上满是崇敬。

  在装置运行与生产过程中,乙烯产品要想保持液化状态,需要温度零下45摄氏度的严格条件,否则大量气化状态的乙烯要返回装置重新液化,增加能耗,影响高负荷稳定生产。赶上天气炎热,装置负荷上不去,大家着急上火,有时甚至用水龙头给压缩机淋浴降温。姜涛盘算着:能不能通过某种手段解决这一问题呢?他先自己查资料、测算数据、模拟流程,有了初步的计划后,又找来车间的技师们一起探讨方案的可行性。大家一起拍板后,姜涛找到厂领导,把制定的措施说了出来:再增加一台丙烯压缩机,一方面能够提高系统的制冷能力,另一方面产量也能增加。后来,这个方案经过进一步论证后落地,每年能为厂里创效百万元。

  “其实就是,你不去做,不去提升这个东西,也没人认为不正常,都觉得是不可避免的损失,不做也很正常。但我总想着通过某些技术手段,把常规下不可避免的损失尽量给它避免掉,一方面是环保的要求,也能省一些钱,省钱不就是挣钱嘛!”姜涛说起乙烯厂的装置,就像说起自己家里的某件家具一样,格外珍视。

  二十多年过去,姜涛仍像刚入厂的时候一样,查资料、跑现场、亲自操作,技术水平日益精进,跟着胆子也大了起来。

  有一次,姜涛正跟车间主任在现场巡检,突然发现正在充液的反应器法兰发生物料泄漏。他立即穿戴好空气呼吸器,迎着那些从装置往外跑的工人们,往装置里跑去。看见有人正在开消防水阀门,姜涛边跑边喊:“别用水!赶紧关掉反应器的充液阀!”姜涛一边指挥,一边爬上20米高的管架桥,把装置的泄压阀打开,再跳到反应器上,用氮气往里面充填置换,险情立刻得到了有效控制。

  事后有人问姜涛:“反应器物料泄漏,你还敢往上冲,不怕?”姜涛满不在乎:“工艺流程和介质特性都在心里过了一百遍了,还怕这个?”

  创新——日新者日进也

  “早些年,也是大环境的原因吧,并不认为技术革新是件很重要或必要的事情,毕竟装置动一动就是百万,革新成功了还行,要是失败了,一下几百万就没了。但是这些年走出去后,觉得这方面还是很重要的。”

  随着科技进步,新装置的性能以及工艺流程变化很大,乙烯厂还有很多老设备,姜涛希望通过技术革新,让这些老装置更有效率和效益地生产。

  每逢检修,必须要有停电的时候。储罐里的液相乙烯要在零下40摄氏度储存,使用时要先用一个氨冷器冷却气相的乙烯,再回到储罐里,但是停电时氨冷器不能供,气相乙烯就要往火炬里放,放空或烧掉。姜涛当时就想:怎么能不烧掉?乙烯能放哪去?姜涛试着准备了两个空罐,压力高的时候,直接把气相乙烯放入空罐,两个罐完全可以储存一天的放空量,结果大获成功。

  乙烯车间党支部副书记肖德华很是赞赏:“他热衷于琢磨,内心的驱动力和自主学习能力都很强。同样一个平台,培训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但是主观意识是不一样的。技术革新容易吗?不容易!需要大胆,还需要细心。”

  姜涛有胆也有心,这一点厂里的同事们有目共睹,也有口皆碑。有一项革新,甚至震撼了国外技术专家,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

  吉林石化乙烯厂的乙烯装置采用的是英国镍系催化剂加氢技术,但装置开车过程中极易出现反应器飞温问题,给装置开车造成了极大的阻碍。现场开车的英国专家连续7天没有破解方案,姜涛不服。又是几昼夜的战役,他研究国内外多项实践技术,结合装置实际,提出采用原料石脑油硫化的革新方案,最终解决了国外专家不能攻克的难题,实现了装置一次开车成功。

  英国专家对姜涛的技术成就给予了充分肯定,连连赞叹。此后该技术在国内十余套装置推广,打破了国外贵金属催化剂长期垄断的局面。

  敬业——初心不改

  二十多年,姜涛养成了不少工作的好习惯。

  无论春夏秋冬,只要赶上白班,每天中午12时必到装置现场巡检转动设备,一趟下来就是70分钟。因为他觉得这时候现场管理人员都在午休,操作工刚吃完饭,是最困的时候。另一个就是在下班前,大家最放松的时候。每次休假回来后他也一定会找生产记录看,即使跨月,也会到车间去找来生产记录,如果看到生产波动就会找岗位班长询问。

  “有人问我对装置为什么这么上心。我觉得这所有一切的根源都是我爱着这套装置。这不是空话,也不是大话,更不是假话,因为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乙烯给予我的比我付出的多。每当我坐通勤车到乙烯厂门前,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每当我听到乙烯装置运行的声音,就觉得特别亲切;谁说乙烯不好的时候,我内心就会特别反感。”

  二十多年,跑了一趟又一趟。姜涛从少年跑到了中年,从普通工人走到了劳动模范,走得故障少了,皱纹多了。

  姜涛对装置上心,对后起的年轻人更是悉心关爱。“在工作中遇见不会的问他,他会带我去现场挨个管线看,延伸出来很多东西给我讲。师傅特别细心,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很多,做什么都会做到最好,发现问题立即解决,绝不会留着。”谈起师傅对自己的提携,化工五班压缩岗位内操郭党想说的很多。“不光工作,生活上也是。照顾我们的自尊,都是他主动,我们班每个人的家在哪,家里什么情况,他都知道,也经常关心和过问。我们不好好干,别的不说,都对不起师傅!”

  正因为如此,姜涛所在的班常年是车间的优秀班组。

  像姜涛这样的香饽饽,在吉林石化乙烯厂是技术能手,更是猎头公司的头号目标。

  这么多年,很多企业打电话给他想挖墙脚。往往是刚拿起电话,还没听那头说条件,他就直接拒绝了,然后又赶紧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他不想浪费时间,他觉得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企业把我培养出来,正需要的时候,我就不干了,跳槽了,这绝对不可能。”这是他的心声。

  他时常告诉自己和班里人,要常怀感恩的心:吉林石化没有你,不会影响吉林石化;乙烯装置没有你,不会影响乙烯装置的正常运行。但没有吉林石化和乙烯装置,你就没有办法养家、过好生活。

  “五星上匠”姜涛,像一名忠诚的士兵,在吉林石化乙烯厂里服役至今,甘之若饴。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