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噶尔:打造原油增储上产新高地

  1955年10月,随着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大油田横空出世,“没有草,没有水,连鸟儿也不飞”的克拉玛依油田名扬四海,有着百年勘探史的准噶尔盆地从此跃动起来。

  克拉玛依油田的发现为百业待举的新中国能源工业做出了重要贡献,到1959年,克拉玛依油田的原油产量成为全国之最。上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末,由于支援大庆会战、东部会战,准噶尔盆地的整体勘探基本停滞,工作量很小。改革开放后,准噶尔盆地又开启了新一轮、大规模的勘探工作,上世纪90年代在盆地腹部油气勘探取得一系列战略发现,如彩南、石西、陆梁油田的发现;2002年全油田原油产量突破1000万吨,建成了新世纪我国西部第一个千万吨级大油田,迄今持续稳产16年,累计产油3.7亿多吨,为国家石油工业和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 “十二五”以来,新疆油田积极调整勘探思路,“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由过去的正向构造带和周缘(源边、源外)勘探调整到富油气凹陷,开展凹陷区的岩性地层油气藏勘探。在股份公司的大力支持下,锲而不舍,大力开展地层识别创新和工程技术攻关,大打油气勘探进攻仗,先后取得五项重大油气勘探成果,发现了玛湖砾岩和吉木萨尔致密油两个10亿吨级油区,成为近些年来全国石油勘探的重大发现,为新疆地区油气加快发展奠定了坚实的资源基础。油气勘探良性循环局面初步形成。

  同时,新疆石油人在新时代加快对天然气探索的脚步,“十一五”期间发现克拉美丽千亿立方米气田;“十三五”期间,滴南凸起南带美8井获高产气流,又发现了新的千亿立方米气区。这对传统富油盆地来说是全新的突破,增加了新的资源量、产能和经济增长点。更重要的是,这些发现进一步验证了准噶尔盆地勘探的巨大潜力和广阔前景。

  虽然勘探开发已60余载,准噶尔盆地却愈发显露出勃勃生机,迈入油气勘探储量高发现时期。但油气勘探仍然面临3个新挑战,一是规模勘探主战场已形成,整体展开不均衡;二是中浅层高效勘探领域广,目标落实难度大;三是天然气勘探亟须大突破,资源潜力待落实。为此,新疆油田积极应对,采取了3项对策,一是依托重大科技项目,推动盆地级特别是围绕富烃凹陷的整体研究,积极开展风险勘探和甩开预探。二是深化地震老资料挖潜,强化地质目标驱动的处理解释一体化攻关,超前部署高精度三维地震。三是开展盆地级层序、构造基础研究,部署格架二维及电法测线,建立石炭、二叠系统一的地层格架,落实气源岩分布及迎烃面深层目标。

  同时,新疆油田深入推进高效勘探4项新举措,努力实现效益增储上产和油田高质量发展。

  一是强化认识创新,开创勘探新局面。发挥中国石油整体优势,构建勘探大科研格局,由新疆油田牵头,协同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东方物探公司等单位组建七大联合研究中心,集各家技术特长,联合攻关岩性地层、天然气、中浅层等重点领域,推动整体研究、基础研究和目标研究有序高效开展。

  二是强化技术创新,推进资源有效动用。加强物探技术攻关,助推勘探领域大发现,依托股份公司物探攻关项目,继续坚持以地质目标驱动、问题导向的物探技术攻关,有效破解岩性地层油气藏目标识别、火山岩及复杂构造成像等难题。

  三是强化管理创新,实现勘探高效运行。推进分合有序的勘探研究部署管理,确保优质井位方案,根据准噶尔盆地领域广、层系多、勘探程度不均衡的特点,按照“三分三合、优势互补、激励原创、共谋发现”的理念,优化资源配置,着力构建合作与竞争并重的管理模式。

  四是强化绿色理念,确保安全和谐发展。

  准噶尔盆地油气资源丰富,勘探潜力巨大,仍处于勘探早中期。目前已成为集团公司最重要的原油增储上产接替领域,是集团公司“十三五”后3年原油上产和储量增长的重要接替区域,对保障集团公司1亿吨原油有效稳产具有重要意义。为此,中国石油今年5月份,决定加快玛湖和吉木萨尔油区勘探开发。这是贯彻落实集团公司工作会议决策部署和加快新疆油气业务发展,实施5000万吨油气当量上产工程的重要举措,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新疆经济社会发展、长治久安及加快“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大意义,将为集团公司稳健发展、建设世界一流综合性国际能源公司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双轮驱动,比翼齐飞。新疆油田按照“非常规理念、非常规技术、非常规管理”的工作思路,打破常规勘探开发模式,创新理念、技术与管理,推进规模效益上产。经过近年来持续攻关与试验,目前已形成了玛湖地区“水平井+体积压裂”经济有效开发主体技术和开发对策,不断推进玛湖地区资源优质高效开发。

  久久为功,善做善成。新疆油田将始终把掌控优质资源作为矢志不渝的目标和追求,继续发扬团结协作、开拓创新、执着发现、甘于奉献的勘探精神,创造性开展工作,勇担重任,力争在准噶尔盆地取得新的突破和更大成果。

  专家视点

攻克勘探难题 勇担增储重任

邹才能(中国科学院院士)

  新疆油田具有良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原油产量持续稳产千万吨、操作成本相对较低、勘探发展潜力巨大、丰富石油地质学理论等诸多方面都能体现出来,将在中国石油担负着越发重要的责任。

  目前,通过多年的勘探实践,有两个勘探好形势超出预期。一是西北缘石油潜力大。二是石炭系火山岩未来潜力大。但其中有3个勘探难度超出预期,腹部岩性勘探推进遇阻超出预期;准南构造探索超出预期;致密油规模化快速推进受阻超出预期。

  这3个难题所处的三个领域也代表中国石油未来的三大方向,比如远源的岩性地层油气藏,在东部、西部都有;前陆的构造圈闭成藏的有效性,在西部也有;非常规甜点段准确识别和准确的钻遇,在全国都有。

  解决上述三个领域的难题,在于对地质特殊性、关键成藏要素准确把握,我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进一步突出油气勘探领域重点。石油的第一重点是西部的勘探,天然气的第一重点是东部火山岩的勘探。整个大西北缘,建议把乌夏断裂带、克百断裂带、红车断裂带都连起来,把三个凹陷也连起来,当作一个整体,进行整体勘探,把西北缘做得更大、更实、更富。要加强基础研究和整体评价,解决三维地震整体评价和分批部署的问题,包括储层预测;推进砾岩压裂核心技术开发理念、理论问题,要一种岩性一策,一块区域一策。

  在三叠系致密油整体突破、规模上产方面,在目前工业化试验阶段,要把钻遇率作为硬性指标。腹部岩性油气藏领域要坚持预探、坚持圈闭评价,继续发展。

  在天然气三大领域方面,要加快东部火山岩天然气整体推进;继续加快煤系、煤层气的探索和整体勘探。

  二是坚持理论创新。加强远源岩性地层油气藏理论创新,形成以压裂为核心的砾岩大油田勘探开发工程系列理论与技术,形成压裂、注入、采出、驱替等一系列配套技术体系。形成云质岩致密油勘探开发工厂化生产的理论技术和方法。

  另外,还要尽快升级换代主要目的层的工业化制图,加强储气库选址和评价,加强油气上产战略规划研究,加快智能油田建设。(宋鹏整理)

强化集中勘探 落实效益储量

吴国干(咨询中心副主任)

  目前,准噶尔盆地勘探呈现几个新的发展趋势:一是勘探由以往的正向单元(原来的凸起和周缘),转向富烃凹陷整体勘探和立体勘探,这是一个新的趋势。尤其以玛湖凹陷和吉木萨尔凹陷为代表的两个10亿吨级规模油区勘探,按照多层系、多油气藏类型整体勘探,取得了一定规模,将引领盆地整个油气勘探进入富烃凹陷的整体勘探。二是勘探层系由中上组合走向中下组合。三是由常规油气勘探逐步步入非常规油气勘探。四是盆地的天然气勘探再次引起重视、重燃希望。

  可以说,通过不断努力,准噶尔盆地的勘探潜力得到了极大提升,勘探领域大大拓展,进入富烃凹陷规模增储持续发展新阶段,作为集团公司勘探主战场的地位更加坚实。

  同时,准噶尔盆地勘探也面临不均衡、不充分的矛盾。一是油多气少不平衡。二是平面上腹部、南缘与西北缘、准东勘探成效不平衡。三是规模勘探主战场已经形成、整体展开不均衡不充分。解决这些矛盾,我提3点建议。

  一是在工作部署方面。要突出四大油气凹陷的集中勘探,加快落实规模效益储量,这也是形势所需。要加强对石炭系和南缘两大天然气领域重大目标风险勘探,在风险勘探上给予关注和更大倾斜。准噶尔盆地致密油勘探应当作为集团公司重点工作。无论从地质条件、资源规模、技术可行性、效益指标,都具有一定的优势。立足吉木萨尔凹陷实施勘探开发一体化、滚动勘探、开发见产,是致密油探索非常好的契机。通过这项工作把致密油配套技术和方法做得更成熟,进一步复制推广。

  二是坚持非常规的理念技术和生产组织方式。玛湖砾岩油田有效勘探开发,就是非常规理念指导的成功实践,探索小井距、密切割、大排量和立体开发,也就是进一步解放资源,提高资源利用率。

  三是高度重视矿权保护。国家新的一轮矿权政策对矿权核检非常严格,前所未有的严格。要加快探转采的节奏,结合勘探部署制定预案,探索以合作勘探开发的方式,加强矿权保护。(宋鹏整理)

  案例剖析

  新疆玛湖油田勘探开发步入快车道

近两年新建产能157.4万吨,产油158万吨

  中国石油网消息 (记者 宋鹏)6月21日记者获悉,承担着新疆油田增储上产重任的玛湖大油区,随着勘探开发的提速,已步入加速发展快车道。

  克拉玛依油田是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第一个大油田,为共和国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经过半个世纪开发,作为产能建设主体的断裂带已多年无重大突破。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新疆油田坚持把寻找大场面、发现大油田作为重中之重,转变观念,提出“跳出断裂带,走向斜坡区”的重大勘探新思路,虽三上三下,仍始终紧盯与之相邻的玛湖凹陷。然而凹陷区砾岩勘探面临资源潜力、有效储层、源上成藏和缺乏配套技术四大世界公认的难题,迄今国内外尚无凹陷区砾岩规模勘探的成功先例。

  2005年以来,针对这四大难题,新疆油田公司依托国家与中国石油重大专项,进一步解放思想、勇闯禁区,集中优势科技资源,展开“产学研用”协同攻关,通过创新3项理论认识和1项技术,突出效益勘探,玛湖地区勘探随之连续获得重大突破,在国际上率先创立了凹陷区砾岩油藏勘探理论技术体系,首次发现了目前已知全球最古老的碱湖优质烃源岩,指导发现了玛湖10亿吨级特大型油田。

  玛湖凹陷油气发现是我国石油勘探近10年来在新领域的最大成果,目前已发现七大岩性油藏群,含油面积达2815平方千米,三级石油地质储量12.4亿吨,尚具备再发现10亿吨以上储量的条件。其储量规模相当于再造了一个克拉玛依油田。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促进新疆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社会稳定及加快“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该成果已获中国石油重大发现特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荣获中国地质学会“十大找矿成果”。

  截至目前,玛湖大油区近两年已新建产能157.4万吨,产油158万吨。随着集团公司加快玛湖勘探开发战略的实施,到“十三五”末将实现年产500万吨。

  新疆油田致密油储层改造技术获重大突破

  已成为特低渗油藏开发主体技术

  中国石油网消息 (记者宋鹏 特约记者高迎春)6月21日,新疆油田针对二叠系云质岩致密油储层、准噶尔盆地南缘下组合高温高压等储层的试油和改造关键技术攻关获重大突破,形成了致密油试油评价和水平井体积压裂等多项关键技术标准。

  为支持新疆、吐哈两油田增储上产,股份公司2012年7月设立重大科技专项,集中力量突破勘探开发技术瓶颈。专项由新疆油田牵头,12家单位共同承担,设置14个课题、64个专题。其中,课题《试油及储层改造关键技术研究》由新疆油田工程技术研究院牵头实施。

  经过攻关,新疆油田水平井体积压裂及工厂化作业技术目前已基本配套,并形成了两套分级压裂主体工艺;研制的3套压裂液体系实现现场连续混配,3分钟内溶胀,推广应用200多口井;建立了工厂化压裂作业模式,配套了关键作业设备,实现了现场连续供液、连续配液、连续输砂等高效作业,实现多个平台推广应用,单日最多压裂5级(桥塞3级)及同井场两口井同时压裂,压裂效率提高50%以上。

  此外,新疆油田自主研制出水平井裸眼封隔器+滑套分压工具,可分压20级、耐压差70兆帕、耐温150摄氏度,已在金龙、八区等区块的水平井成功应用,最大井深5763米,最多分压19级,最大排量10立方米/分钟。现场应用证明,该工具球座耐冲蚀、滑套定压开启等关键技术指标优于国外工具,工具安全入井性能优于其他国产工具,通径、耐压、耐温、分压级数等指标与国外工具相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据了解,新疆油田攻关研究形成的水平井体积压裂技术及工厂化作业技术,目前已在致密油、低渗和天然气藏推广应用了200余口井,产量为直井的3.8倍至8.2倍。

  如今,水平井体积压裂技术已成为新疆油田环玛湖等特低渗油藏开发主体技术,强力支撑国家级示范区玛18井区、玛131井区新建产能,同时还推动了吐哈油田三塘湖等地区实现致密油储量升级,助力吐哈油田建成致密油开发国家示范区。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