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岗位典范

年过半百“正青春”

  80分贝的噪声,他听了32年,小乔“听成”了老乔。

  大庆石化水气厂内管线交错,塔罐相间。这是每天早上,最先映入乔青春眼帘的场景。作为工段长的他没有过多停留,径直走进空分车间的轰鸣中。

  “甚至都不用看,机器面前一走一过,所有情况一‘耳’了然。”他说这话的时候,黝黑的脸上闪着自信的神采。

  “空分车间的生产事儿,老乔说行的才行,他是关卡、保险,是我们的‘定海神针’。”这是他的徒弟、空分车间主任陈岩对老班长的评价。

  空分车间的工作环境很特殊,有“酷暑”也有“严寒”。封闭厂房里发动机周围温度最高40多摄氏度,空分塔里最低温度在零下七八十摄氏度,即便是夏季,也要穿上厚厚的棉服。

  这根“定海神针”很耐热。上次大检修,施工单位面对空间狭小的分子筛无计可施。眼看工期接近尾声,乔青春站了出来,组成10多人的党员突击队自己干。分子筛析出器里面空间狭小,人要钻进去,在里面钻眼儿换网子,蹲着都会顶头,更何况他一米八的身高。40多摄氏度的高温,连续30多个小时,工程终于完成。

  这根“定海神针”也很耐寒。隆冬腊月,空分车间的水浴蒸发器漏水,在冷空气中结成了厚厚的冰溜。冰要除,但蒸发器离地仅有30多厘米的距离,大工具派不上用场,乔青春就选择趴在地上用小工具一点点凿。在冰冷刺骨的地面上,这一趴就是4个小时。等他除完冰从地上爬起来,身下的地面上留下了人形痕迹。

  “工作很苦,但这30多年我没有不快乐。”他说得云淡风轻,也说得坚定。

  30多年的岗位坚守,就像老司机开车一样,时间越长,胆子越小。年过半百的他也变得怕事儿起来,有时候甚至有些神经质。

  有一次,乔青春所在的一空分工段配合保运对三号氮压机中冷器进行检修查漏。就在大家觉得无漏可查,准备收工回去睡觉时,乔青春却惴惴不安——他凭借多年经验观测到水流量有问题。在他的坚持下,他和几名青工拿着探照灯一根管子、一根管子地排查漏点。盛夏的夜里,肆虐的蚊子隔着工服直往大家身上叮,从20时30分到23时,硬是查出了9个漏点。直到第二天早上三号氮压机一次开车成功,他才如释重负。

  青春的付出,换来的是一空分装置实现连续运行超1000天,创造国内同类装置运行新纪录;换来的是央企先进职工、省“五一劳动奖章”的个人荣誉。虽已年过半百,他却仍然青春。

  记者手记

  采访中,年过半百的乔师傅一直自称小乔,言语诙谐幽默,对待工作却极其严苛,有的青年员工还被他训哭。走进空分车间的时候,巨大的噪声直往耳朵里灌,我们的“不同寻常”却是他的“习以为常”。干好一件小事不难,难的是30多年干重复、危险、有价值的事。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