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然不同的BP: “百年老店”的韧性

  经过6年多的重整,BP迎来了重生。首席执行官(CEO)戴德利也终于有足够的底气对外宣布新的战略规划,将带领这家拥有109年历史的石油巨头重回世界能源大舞台中央。

  戴德利说,“过去6年,我们已从根本上重塑并打造了一个截然不同的BP。如今的我们充满竞争力,并能应对快速变化的未来”。

  “截然不同的BP”也表现在业绩上。2017年,BP实现重置成本利润62亿美元(2016年为26亿美元),营业收入从1830亿美元增至2402亿美元,运营现金流为243亿美元。花旗银行称,这一业绩显示出BP的表现优于其他竞争对手。

  过去3年,石油工业经历了30年来的最大考验,大批石油企业陷入前所未有的经营困境。BP能在油价低迷及几年前漏油事故影响的双重打击下取得如此成绩,在寒冬中突围,折射出百年油企的强劲韧性。

  回归

  如果不是2010年墨西哥湾的一声巨响,BP仍有足够实力在财富500强排名中角逐更靠前的名次。2010年前,BP连续4年排名第四。漏油事故不仅成为BP的转折点,也成为“救火队员”戴德利的转折点。2010年10月1日起,他成为BP新一任CEO。

  戴德利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处理墨西哥湾事件危机,公司不得不兜售资产,以偿还巨债。另外,他开始对BP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在剥离资产的同时,集中投资打造独特平衡的业务组合,提升安全性、可靠性和业绩,是他的目标。

  2017年2月28日,戴德利对外宣布了公司的未来5年中期规划。到2021年,上游业务板块预计将实现税前净现金流130亿~140亿美元(在油价为55美元/桶的条件下),下游业务板块预计将实现税前净现金流90亿~100亿美元。

  BP计划,2021年前保持现有的财务框架,资本支出为每年150亿~170亿美元,资产负债率保持在20%~30%。未来5年,预期整个集团的现金平衡点将降至每桶35~40美元。戴德利说,“BP正回归增长轨道,无论是在现在、中期或是更久的未来”。

  上游发力

  BP的回归显然离不开上游业务板块的发力。上游业务就像一个巨大的引擎,推着BP这艘巨轮一步步走出困境。在2014年油价暴跌后,缩减上游投资成为全球油气行业的“主旋律”。大部分石油公司都出现了油气产量萎缩、新增资源发现量减少的情况。相比之下,BP在2017年却迎来了油气产量12%的增长,并且新增油气资源发现量也创下13年来的新高。事实上,在上游业务板块,BP从未停止对重点项目的开发。过去5年,上游业务板块的24个重点项目已开始生产。

  2017年开始,BP新项目上马的步伐明显加快,共上马7个项目,其中6个是天然气项目。另外,预计2018~2021年启动的9个项目也已开工建设。戴德利上任之后,BP对不断变化的能源格局的主要回应是逐渐从石油转向天然气。在计划2017~2021年投产的16个新项目中,有12个为天然气项目。

  2018年2月6日,BP发布2017年业绩报告,利润、油气产量、油气发现量均创下近年来新高。上游业务的税前重置成本利润也达到58.65亿美元,成为盈利陡增的关键。

  2017年,BP日均油气产量达到360万桶/日,比上年大增12%,是2010以来的最高水平;新增发现油气储量达到10亿桶,是200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BP表示,这7个项目加上2016年新投产的项目,为BP增加了50万桶/日的产能,并带来了比2015年高35%的现金利润。

  下游差异化

  作为一体化的石油巨头,上下游业务就像是BP的两条腿,缺一不可。在下游业务领域,戴德利为BP制定了差异化的竞争战略。在油价低迷时期,包括炼油、化工和燃油销售在内的下游业务支撑BP渡过了难关。2014年以来,BP的下游业务板块已实现30亿美元的具有运营可持续性的现金成本削减,这意味着下游业务板块即使在炼油毛利下降一半的情况下,仍可实现15%的税前收益目标。

  在润滑油业务领域,增长的来源为优质润滑油的销售组合、进入增长市场,以及BP和嘉实多差异化的产品销售、品牌和技术。另外,一度不入股东法眼的燃料零售业务已成为BP在墨西哥、印尼乃至英国成熟市场的一个重要收入来源。

  2017年3月,BP进入墨西哥市场,成为在该国第一个建加油站的海外公司,并计划未来5年在墨西哥建1500座加油站。3个月后,BP和印度信任工业公司达成协议,除合作开发印度深水气田外,还将在差异化燃料领域寻求扩大合作。

  BP业绩报告显示,2017年下游板块税前重置利润增幅高达24%,燃料业务的差异化战略功不可没。

  推动能源转型

  早在1997年,BP时任CEO约翰·布朗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发表演讲时已公开承认气候变化的威胁。BP是第一家承认气候变化,并承诺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实质贡献的西方油气公司。

  2016年,戴德利担任主席的油气行业气候倡议组织(OGCI)宣布,未来十年拿出10亿美元进行技术投资,降低碳排放。

  目前,BP在美国的风电业务和在巴西的生物燃料业务规模颇为壮观。根据5年规划,BP将在低碳、数字化和交通出行领域投资,发展面向未来的更多选择。

  在所有推动能源转型的举措中,2017年最值得关注的是BP在太阳能产业的布局。BP去年底曾宣布,以两亿美元入股欧洲最大太阳能开发商Lightsource。收购完成后,Lightsource太阳能公司将更名为Lightsource BP,BP拥有43%股权,并在公司董事会中占据两席。BP曾经营太阳能业务长达40年之久。彼时,BP进入的是太阳能制造领域,供过于求导致太阳能电池板价格当时腰斩,其不得不在2009年上半年停止部分相关业务。

  戴德利认为,此次重新回归太阳能产业,投入方式跟过去从事制造和安装太阳能电池板的做法不同,是转向开发和管理太阳能计划。BP预测,未来20年,太阳能发电将占全球电力供应的10%左右,年增长率约为15%。

  在中国的机遇

  在BP的业务版图中,中国无疑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早在1973年,BP就已进入中国,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之一。目前,BP在中国有近800座合资加油站,分布在广东和浙江。

  在高端润滑油市场,BP去年12月宣布,投资2.3亿美元在天津建新的润滑油调和厂,是其全球单笔最大的润滑油调和厂投资。加上1998年成立的深圳工厂、2018年扩大生产的江苏太仓润滑油调和厂,BP已在中国建立了三大润滑油中心。

  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且对能源低碳转型需求极为迫切。正如戴德利在剑桥能源周会议上所说,世界日新月异,对能源行业的需求与日俱增,而且需要更好、更清洁的能源帮助实现巴黎气候大会确定的目标。

  推动能源转型一直是中国的重要任务。早在2009年,中国政府就确立了“2020年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40%~45%”的减排目标。2016年9月3日,中国加入《巴黎气候变化协定》,成为第23个完成批准协定的缔约方,并且承诺继续兑现2020年前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目标。

  为了实现上述减排目标,中国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推动能源转型,优化能源结构,并在可持续发展和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相结合方面走在了国际社会的前列。

  在中国的低碳市场,BP目前主要以布局天然气业务、提供化工产品和高端润滑油产品低碳解决方案为主。在天然气领域,BP除向中国持续供应液化天然气(LNG)外,还于2016年两度和中国石油签订四川页岩气合作开采协议。在石油化工领域,BP于2017年在中国推出了PTAir碳中和产品,并称与传统技术相比可降低65%的温室气体排放。

  中国已明确2020年、203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15%、20%的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在能源转型方面要做出更多努力。对市场参与者而言,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BP准备好了吗?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