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伦特油田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布伦特油价还会是定价基准吗

来源: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网站
布伦特基准原油(BFOE)产地 来源:美国能源信息署(IEA)
轻重质原油价差比较 来源:普氏统计

  2月21日,布伦特(Brent)原油定价体系迎来10年来首次重大调整。全球普氏能源资讯 (S&P Global Platts)宣布,从明年1月起,将把挪威的Troll原油添加到现有的布伦特原油定价基准中。

  而在两周前,壳牌公司在其网站上表示,已经向英国商务能源与产业战略部(BEIS)递交了布伦特油田关停计划,40多年的老油田即将退出历史舞台。

  布伦特原油价格体系因产量减少再次面临调整,引发市场高度关注。布伦特定价基准未来将如何?对世界油价体系有着怎样的影响?亚洲何时能有自己的“布伦特”?

  不断新晋成员的价格体系

  北海的布伦特原油基准市场是全球原油定价体系的核心,布伦特原油及其相关衍生产品主导了全球65%原油交易市场。然而,21世纪以来,布伦特油田持续减产,令市场担忧。

  那么,布伦特原油对于布伦特定价基准到底有多重要?

  在布伦特市场体系中,远期市场一直是布伦特基准市场体系的核心。期货市场实际上对远期市场有很强的依赖性,而其他布伦特市场层面的价格也大多以价差的方式和远期价格相关联。布伦特价格基准体系由这些市场中产生的价格共同构成。

  布伦特原油又是这个市场体系,尤其是现货市场的实物基础。产量的急剧减少使得交易量大减,布伦特现货价格容易受到少数人的扰乱和操纵,这就会损害布伦特作为定价基准的公信力。

  为此,普氏能源等机构一直在探索为布伦特价格计价体系引入新鲜“血液”,以弥补交易量不足的问题。上世纪80年代后期,布伦特原油产量急剧下降,导致了价格扭曲、价格操纵和逼空,尼尼安(Ninian)原油被加入到布伦特原油中,两者作为一种原油进行交易,短暂弥补了交易减少的问题。

  进入21世纪,布伦特价格体系又先后纳入了福蒂斯(Forties)、奥斯博格(Oseberg)和埃科菲斯克(Ekofisk)等原油,形成了今天的布伦特基准原油(也称BFOE)。这不仅强化了布伦特价格的现货基础,还扩大了该市场中生产者、贸易者和消费者的数量及多样性,巩固了市场定价基准的地位。

  “定价基准”地位何去何从

  然而,支撑原油价格的北海原油产量持续减产甚至部分关停已是必然的趋势,那么,布伦特基准油价的标杆地位还能维持多久?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副所长陈蕊认为,布伦特油价已经不仅是一揽子混合油种的价格,其背后更代表的是各种衍生的石油贸易手段构成的一个复杂精细的体系。布伦特价格体系会调整,但无论是交易所还是报价机构,都会想尽一切办法维持布伦特原油的基准地位不变。

  中短期来看,持续扩大现货基础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北海油田有大发现的可能性不大。普氏能源要继续增加作为布伦特基准的一揽子原油产品的品种,要首次纳入像西非、中东和俄罗斯等来自北海以外地区的原油。

  然而,要找到能够补充北海油田的替代原油品种并非易事。例如,中东和俄罗斯地区以重质高含硫原油为主,油质差别很大,很难与布伦特一揽子其他原油混合计算。西非出产轻质原油,但由于政局动荡,原油生产容易中断。而且每次引进新的油种,都要经过市场的检验。能源经济学者董秀成认为,布伦特原油停产使得布伦特价格体系面临新的调整,这对世界原油报价系统是一个冲击。构成基准油价体系的新油种能否被市场接受,交易量是否活跃,这都会关系到布伦特定价基准的公信力。

  除了体系内部革新的挑战,外部也面临其他基准原油的竞争。石油市场研究员朱润民认为,随着美国原油出口解禁,产量不断上升,挂靠WTI的贸易份额必然将超过布伦特,成为世界最主要的原油基准。迪拜、俄罗斯的原油基准也会尝试和布伦特争夺在亚洲和中东的影响力,尤其是里海产油区拥有毗邻欧亚两大消费市场的区位优势,该区域的乌拉尔原油价格影响力有望进一步走强。

  此外,从长远来看,亚洲正成为世界石油最主要的消费市场,影响力不断增强。而销往亚洲的原油多以迪拜或阿曼原油为基准油作价,而这两大基准油在相当程度上也依赖于布伦特基准原油市场。亚洲地区目前还缺乏真正权威的全球性原油基准市场。在布伦特油价体系调整之际,亚洲各主要消费市场也会积极作为,努力培育基于亚洲地区石油市场的国际基准油价。

  基准价格如何“养成”

  哪种原油能够被国际市场接受作为基准原油,以及该基准原油的定价机制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定价权的归属。许多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都在尝试推出期货合约,并着力培育成有区域和世界影响力的标杆价格,但始终未成气候。

  眼下,尽管布伦特基准面临重重挑战,但其他的原油基准想要趁机取而代之,却不那么容易。因为成为真正国际公认的基准油价,条件可谓十分苛刻。

  布伦特油价能成为标杆,不仅拥有充足的现货量供交易,油品质量也具有代表性,能够给其他品质油种提供参照,流动性较好。布伦特原油权益油销售权的石油公司较多,大大降低了少数人操纵这一油种价格的可能性,其价格透明度也高。此外,基准油价形成的配套条件也非常重要:英国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为期货市场发展提供了活跃的资本流动平台;20世纪80年代底英国政局稳定,税收、法律监管体系完善程度领先其他国家,大量原油能够稳定交易;布伦特原油轻质低硫,价格合适,定期输送到地中海、远东地区,能够保持到各个区域原油价格与其市场价值不会有大的背离,其国际影响力也由此奠定。

  董秀成指出,布伦特油价基准正是依靠不断营造公平、公正、公开的价格市场环境,价格体系才逐渐获得了市场认可,建立起公信力。普氏能源资讯全球市场总监、布伦特基准设计工程师乔治·蒙特佩克则表示,基于布伦特成熟市场体系和条件,对投资者依旧具有吸引力。即使失去部分北海油田,可能也不会改变“布伦特基准原油”这个名字和其交易的可行性,布伦特基准原油价格仍然会是全球石油贸易和消费的重要标准。

  怎样形成亚洲的“布伦特”

  对标布伦特油价基准的发展历程,陈蕊认为,中国既是世界石油生产大国,也是消费大国,近年来,国家加快了油气市场化改革的步伐,加快体制机制改革,逐步优化和改善市场环境。要形成全球性基准油价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亚洲国家中,中国是最具备条件的。

  朱润民表示,中国要扩大在世界原油市场中的话语权,不能简单依靠推出期货合约,树立一个价格基准,而需要增强对市场基本面的研究和把握,顺势而为,提升整个国家驾驭市场变化的能力。

  布伦特油价的演变也昭示着,在石油市场不断变化的背景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价格基准。调整必然会面临未知的挑战,但只有紧随形势,坚持公开、透明、多元的市场化本质,才能从根本上巩固定价基准地位,保持生命力。

  布伦特油田生产大事记

  ● 布伦特油田发现于1971年,位于苏格兰东北海域。1976年投产,是世界最大的油气田之一。油田有4座大型钻井平台——三角洲、阿尔法、布瓦罗和查理。截至目前,布伦特油田生产油当量达到40亿桶,是英国在北海开采石油总量的10%。  

  ● 1977年,布伦特油田至苏格兰圣弗格斯的管道建成,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焊接而成的管道。

  ● 20世纪80年代,布伦特油田日产量超过40万桶油当量,可以满足1200万家庭的能源需求。1982年,油田日产量达到50.4万桶油当量。1987年3月,布伦特油田产出了第10亿桶原油。  

  ● 20世纪90年代,英国13%的原油和10%的天然气消费出自布伦特油田。20世纪90年代中期,壳牌公司大刀阔斧地调整生产,将布伦特油田从产油为主转变为产气为主,创造了3000多个就业岗位。  

  ● 20世纪90年代后期,布伦特油田进行了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降压作业。这是至今北海油田进行过的最大工程之一。  

  ● 2001年,布伦特油田天然气日产量达到2550万立方米的历史纪录,油气产量达到每天70万桶油当量。以其命名的布伦特基准油价成为世界2/3的原油贸易价格参照。  

  ● 2011年11月,布伦特油田三角洲石油平台停止石油生产,这是英国最老和最大的石油平台之一,壳牌公司计划用10年时间来拆迁。阿尔法平台和布瓦罗平台于2014年11月停产。只有查理平台未来几年将继续产油。

  (黄祺茗 整理)

版权所有: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 京ICP经营许可证010289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国新网许可证1012006016号 | 电话:010-62094114 | 编辑信箱